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CD变装之路(下)-羡慕女性的霓裳丽影

变装转载 女装子 5621浏览 0评论

中考结束以后的那个暑假,前所未有的空闲与空虚带来了我的CD变装和SM捆绑的一段黄金时期,这时的我已经敢于站在内衣柜台前红着脸买胸罩和女内裤了。我比较喜欢那些线条简洁,布料节省的款式。

这一时期前前后后买过十几套内衣裤,大都只穿过一两次,新鲜过后就偷偷丢弃了。并非不喜欢,而是怕自己不在家时被家人翻出来。我只保留了两套最喜欢的,平时藏在楼道的缝隙里,想它才拿出来。

我的CD变装之路(下)-羡慕女性的霓裳丽影

一件是粉色尼龙带活扣的三角裤,裤边只有一指宽,我喜欢,而且活扣对于我来说穿脱方便隐蔽;另一件是深红色三点式套装,上身胸围细致精巧,恨不得即刻生出一对巧乳放进去,[xia_shen]的红色小三角刚好包的完满。

那一阵特想变女人,老是幻想真有神人来传我72变。其实我只要2变就行了:一变女,二变男。

这时候,季山尾之来了。书中的情节诱人想入非非,并且不象神仙那么遥不可及。我喜欢将自己大字型的绑在父母的大床上,穿着最喜欢的三点式套装。

这个游戏反复了很多次,当最后一只手伸进绳套并抽紧时,我就闭上眼睛开始幻想:艳装美女被绑啦之类。细细体味那种被缚、无助、期待和焦急的感觉。

我还有个至今仍未实现的梦想:穿着比基尼漫步在海滩。先等等,我可不是暴露狂,我最讨厌了。美女的三点式画像满大街都可以贴,我穿的不比她们少啊。

我们老家县城南面有一泊幽静湖水,我喜欢把穿着三点装的自己吊在湖边僻林里的两棵大树间,我挣扎,我等待。夕阳渐落,游人渐稀,我就有一种期待的焦虑感,奇怪的心里非常意愿这焦虑的弥散。

这时候我就感到自己是在某些方面和大家不一样的,我开始翻书、查资料。医学、社会学、心理学,甚至犯罪心理学,查了许多资料。只是这些资料里的片章对我没什么帮助,因为他们都在咀嚼同一个论调——变态。不过无所谓,所谓变态,常态之变化形态。亦无不可呀,又不是病态。

高中时期基本是纯CD的。有时把胸罩内裤穿在里面去上课,胸罩里塞的是海绵或修成圆锥体的泡沫塑料。我是学校里的百米冠军,我把女内裤穿在里面跑出了校纪录,没人知道。

街上流行踩脚裤的时侯,我也买过一条。老师在上面子曰诗云,下面的我就把手伸进外裤口袋里拽踩脚裤,勒脚板的感觉也不错。

说到这里觉得有必要停一下,谈一谈我的部分CD观。关于女装——内衣性感诱惑,外衣清丽飘逸,都令我深深着迷。可惜我的绝大多数CD变装经历都是内衣的,不是偏好,因为内衣方便隐蔽;挂在橱窗里的漂亮女装太多,可我几乎没有机会去穿,再者她们也很贵。

实在是羡慕女性,羡慕她们的霓裳丽影,羡慕她们的清纯可人,羡慕她们的娇嗔无常,羡慕她们可以偎依在男人的肩膀。大学时代的宿舍太拥挤,另一方面精神上也比较自由和充实,基本停止了CD活动。

一直到毕业分配后,我才自己租了一个套间。也许压抑得太久,我买回了从胸罩到裤袜到体操服一整套服饰。很多的铁链和锁,把它们全挂在卧室的墙壁。租回很多的书,买上几天的菜。

先戴上胸罩,再穿内裤、束腰、连裤袜,最后套上体操服,全身被紧紧压迫与包裹的感觉却让我感到难得的自由。手、脚、腰都被铁链锁起来,只能迈很小的碎步,拖着铁链声从卧房挪到厨房,艰难的给自己做饭。

吃饱了,就再用一根铁链把脖子拴在床头,惬意的翻书。我买了两面大镜子,搁在房间两头,通过它们欣赏自己粉绿的酥胸,米色的纤腰,红色三角包裹的浑圆臀部,雪青色的裤袜……

男扮女装后从胸部以下看,完全的女儿身呢!可怜、柔弱的女儿身被冰冷的黑色铁链锁着。好日子总不长久,注定不能长久——我没有钱了。换了几份工作,最后落脚在现在这个公司,一干六个年头了。

我在一家湖北的贸易公司驻浙江办事处工作,长年有五个同事住在公司的宿舍,留给个人的空间就很少,从此我就只能在极有限的时间内从事CD变装。其间有过一次有趣而些许快慰的经历。

又一次我戴着丝质胸罩去理发,很薄的手感加上挺厚的外套,连洗头也不易被发觉,我试过的。可巧那天就进了一家打擦边球的洗头房,洗头小姐让我躺在美容床上时,才发觉小姐们的手都伸在洗头客的衣服里头了。

我现在回想起给我洗头那小姐把手伸进我衬衫时惊愕,都想笑。她还用温州话把她的吃惊与纳闷和鄙夷传给其他小姐。我并不是故意的,你自己乱动。

我觉得将来的社会对待CD变装可能会比其它诸如暴露狂之类要宽容一些,因为大多数CD变装者都将CD活动控制在自己的圈内,对他人、对社会的影响是很小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CD变装之路(下)-羡慕女性的霓裳丽影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