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CD老师(第十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关系

变装小说 女装子 4327浏览 0评论

CD变装老师,男扮女装反串美女图片

寒假剩下的十几天,我没有再和舒可泉碰面,他也很知趣的没有来打扰我。再见到他,已经又是开学了。佳城的三月,春寒料峭。我又要回到最爱的一中了,可是我心里却暗藏了一些挥之不去的恐惧和阴影,怎么也不能开心起来。

自从在百货大楼遭遇了梁小萌,我的快乐的、荒谬的、疯狂的、不切实际的寒假就算结束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只是有一种不明朗的预感。重返一中,我将会面临的是什么呢?

进入教学楼,我一眼就看到作为迎宾老师的舒可泉站在大堂的柱子前。我不得不承认,那时的他是那么英俊潇洒,张扬而不是亲切,脸上带着暖融融的笑,以保证每一位走进教学楼的师生一看见他便如沐春风。前方大门两侧,相对站着八个挺拔的男生,一边四个,每当有老师进入,他们便会整齐地鞠躬,响亮地说:“老师好!”

这个撒满了早春的阳光的大厅里,每个人都那么熟悉、生动、朝气蓬勃,每一张笑脸都在安抚着我,安抚着忐忑不安的我。

“韩易,别看啦,眼儿都直了!”

“啊,啊?”我回头一看,是我的八卦后桌。她又笑我注意舒可泉了,她懂什么?

“也不知道是谁直了!看看你,老实交待,过年吃了多少公款?腐败呀!”我拍拍她已经看不出弧度的腰,两个人随着人流,嘻嘻哈哈地上楼去了。

新学期,新气象,没有发现什么纰漏或者反常,看来我真是太杞人忧天了,哈哈。

来到班级,乱窝窝一片。看来一个假期没见,大家都在忙着联络感情。我跳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后桌的女生也摇摇摆摆地蹭了进来。

“嗨嗨,说什么哪?带我俩一个!”我大叫一声。

“韩易!——”没有想到,大家见到我的反应竟是这样出奇地一致,异口同声地喊我的名字,然后齐刷刷地盯着我。

“干吗?想我了也不用这么热情吧?”我看着几张惊讶的脸,猜不出出了什么事。但他们却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也不好追问,只好作罢。

一整天,各科老师连轴转,进屋第一句都是:“年过的好不好啊?”似乎这是事先规定的暗号。但是今天没有舒可泉的课,我也乐得轻松。谁叫我讨厌物理呢?

但是有一件事有些奇怪,我总觉得大家对我的态度不大对劲,打招呼时笑的都鬼鬼祟祟的,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我想我是多心了,一定是。然而,到了中午,终于有一个傻乎乎的同学证明了我并没有敏感过度。

当时我正在看新学期的历史书,我一向觉得历史是一门最有趣的学科,课本上每页都在讲故事,从古讲到今,从中讲到外。当我的历史的车轮转到“西安事变”时,一声尖叫打断了我的思路。

“韩易,你不够意思!做了少奶奶也不通知我一声。”

“What?!”我从课本中抬起头,对这句话十分不解。仔细一看,是我们班最缺心眼的女生,和谁都不见外,自以为和我关系超级铁,实际上传我和舒可泉的绯闻属她最来劲。我很纳闷我又怎么得罪她了。

我问道:“你什么意思啊?”

她斜着眼说:“不够意思,套住了一中第一俊少还装模作样,现在你再敢说我们捕风捉影不好使了,我眼见为实了。还用我说是哪一天在那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吗,韩易?”

看着她诡谲的表情,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一中第一俊少”指的是谁自然不言而喻,可是可是,难道被她看到了我和舒可泉在一起……其实我早该想到,佳城这么小,我们一起出去那么多次,指不定被多少人看到了呢,只是我们没看到他们或者说他们故意不想让我们看到而已。就是嘛,连梁小萌这种狭路相逢型的都不幸被我们碰到了,一中其他几千师生就更不用说了……

完了完了,我第一次因为和舒可泉关系而产生了绝望。我感觉身体都有些瘫软了,似乎面对着邪恶的强敌而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可是我在怕什么呢?我仔细想了想我有什么错的地方,有什么把柄捏在了别人手里。不错,我和舒可泉是一起出现在了一些场所,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有什么不对吗?普通关系而已。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对这种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是啊是啊,他们并不知道我为什么和舒可泉在一起,就让他们去八卦吧,我才不在乎呢!就他们说我和舒可泉谈恋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换个角度,他们想要还没有呢,他们只有在人家背后说长道短的份!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对!

这样一想,我马上又释然了。我理直气壮又有几分轻蔑地对“缺小姐”说:“你看到什么了,有什么眼见为实的?就算你看到什么又怎么样了?这是我的自由,为什么非得和你说呀?”

缺心眼就是缺心眼,听了这话居然兴奋地说道:“这么说你承认了?唉,她承认了!她召了!”我回头一看,几个女生正在对她来拷问我的结果翘首以待。

老天,没搞错吧?

事实证明,我们确实被许多人“眼见为实”了,学校里的风言风语更严重了。

其实,这要是两个学生的话,大家根本就不会在意;要是两个老师,可能会遭到一些来自学生的调侃,却也没什么不正常;唯独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的组合,会给大家带来最大限度的刺激和遐想。教与学的矛盾是学校的主要矛盾;老师和学生是构成学校的主体;一个“情”字自古就是凡人最感兴趣的话题,所以我想,现在这个所到之处,人人指点的局面还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我从来没有因为私人问题被人们这样关注过,现在体验一下,也不算太遭。

开学一段时间,我和舒可泉没有过多的交往。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任由谣言满天飞,我们该避谣还得避;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他在保护我,避免梁小萌把矛头指向我。有时我会觉得这些传谣言的人很可笑,他们万万想不到,我和舒可泉的关系比他们想象的要离奇得多,唯有梁小萌,才是我们真正的隐患。

4月1日,有人来邀请我去参加民乐队。当时我想,就算这是个愚人节的玩笑,我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于是我就去了。这一去倒好,我居然有事干了。原来五月份就是一年一度的校园艺术节了,民乐队要出节目,可是阵容不够强大,于是找到我来“滥胡充数”(我是拉二胡的)。那以后的一段时间,经常能看到我背着个着大琴盒子穿梭于教学楼和艺体馆之间。我并不十分热衷于排练,但这至少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而且让我躲过了一些小考试,还是有好处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CD老师(第十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关系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