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斯里是个女孩(性向混乱的青春纪实)

精彩文章推荐 女装子 3548浏览 0评论

语桐心语:我介绍斯里看电影《蓝色大门》,她看完以后,说:“那个孟克柔啊,她的名字跟我一样。”我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克柔,嗯,有些到男不女,是是而非。看来跟我有相同烦恼的女生还是挺多啊。”

我从来没有分不清自己到底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但是我也曾经很痴心的喜欢过自己的女朋友,和她吵架的时候,那种心痛不亚于和男友闹别扭。在世人眼里,男孩之间太过亲密好像有些怪怪的,但却允许女孩之间非常亲密。

斯里是个女孩(性向混乱的青春纪实)

我们习惯了非黑即白的世界,而现实生活中很多微妙的情感不是存在于黑或白的两极,而是处于灰色的过渡空间里。就像女孩之间有些像恋爱的友谊。就像男人的柔肠,还有女人的坚韧。就像我们处于青春期时代那种混乱不清。

 

大概一年以前,斯里的妈妈跟我打电话,非常担忧斯里。因为16岁的斯里差点被学校开除,幸亏斯里的舅舅是在当地教育局,托关系说情之后,才平息此事。

让斯里妈妈担心的是,大家都说斯里是同性恋,她追求隔壁班女同学,给人家写情书,还“性骚扰”同寝室女生,让斯里被学校开除的原因,是她在班级里传播同性恋AV。斯里拒绝和父母交流这些事情,稍微一提到,就会勃然大怒,冲出家门。

斯里妈妈束手无策,她担心斯里如果真的是同性恋,那如何了得。她还担忧斯里的学业,升上高中以后,她的成绩可谓一塌糊涂。另外,妈妈也担心,她在家一不如意就冲出家门,甚至有两天晚上彻夜不归,如果出什么事怎么办。

而现在,她妈妈说她谁都不愿意交流,却答应和我谈谈。

我跟斯里妈妈说明,我只是作为姐姐的身份和她谈谈心,并不一定能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另外,我安慰斯里妈妈,由于一些原因,斯里可能难以定位自己的性别角色,有些小小的性向混乱,可能还积压了很多情绪没有得到排解。

在我和斯里在电话里聊了几次,记录下事件的真实经过和斯里的真实心情。

 

斯里一直有一个烦恼,就是分不清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她怀疑自己是同性恋,也有些害怕自己是同性恋。

当我问斯里对男生的感觉时,她形容是“热烘烘,臭哄哄”,很讨厌的。我让她仔细描述一下讨厌的感觉,她说:“啊呀,就是一身鸡皮子疙瘩的感觉。”

这让我想起三年前,斯里刚上初中不久,我们还见过一次,那时,她说妈妈开始给自己买些淑女得不得了的衣服,还想和自己讨论生理期的问题,也形容:“一想到就起鸡皮子疙瘩。”

我提起三年前的她跟我说的事情,问她:“淑女衣和生理期还让你肉麻吗?”她说:“我还是不习惯穿裙子,生理期嘛,习惯就好了啦。”

我问她:“你怎么理解生理期的意义的?”她说:“就是成为一个女生啊。”(成为一个女生?)我问她:“那你习惯了吗?”她哈哈大笑起来,说:“我本来就是女生啊,这是必经的过程。”“可是,刚才你说成为?”

斯里问:“你也觉得我小时候是个男的吗?”我不由得重复:“也?”不禁笑了,随即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在担忧也刻意回避的一些事情。

斯里小时候,常常被妈妈打扮成一个假小子,成天在男孩子堆里跑跑跳跳,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还是一帮小子的“代王”。她妈妈跟人家聊起斯里的时候,常常说:“我们家斯里,性格就像小子,我看她比小子还强。”然后举一大堆斯里比男孩子强的故事。

五年前半前曾聚过一次,斯里那时读小学5年级,妈妈在说这些的时候,我看到她瘪嘴,耸肩,然后面无表情的看手里的漫画书。当时,我就在想,小斯里的内心深处是怎样的感受呢?

因为斯里家和我家的关系,我一直都回避心里隐隐的担忧。我在内心里是不认可斯里妈妈这样做的,而现在,斯里的混乱又勾起了我对斯里妈妈养育方式的谴责。

我坦白交代说:“嗯,我想起你小时候的事情,那时,你妈妈常常说你想男孩。我想起你上小学5年级,我们见过,当时你妈妈说这些的时候,你嘴角瘪了瘪,耸肩。我看到了这些,我那时想,也许你妈妈这样子,会让你觉得困扰,我当时有些担忧,甚至有些愤怒。”

斯里语气有些激动:“我也很愤怒,真的很愤怒她这样子。好像她不希望我是个女孩子,好像她一直想要个儿子。所以,她就是个变态,后来,她又要我做出淑女的样子。前后不一致,虚伪到极点!”

我认真体会斯里的情绪:“听你的这样说,你妈妈的一些行为,对你造成了逼迫。你也一直有很多情绪想要表达给她。”

她说:“是啊,我想对她说,我恨你这样对我。”

她继续在电话里抒发她的愤怒和恨意,过了十分钟左右,她逐渐平静下来。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斯里是个女孩(性向混乱的青春纪实)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