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爱上了反串女人的男人-2.钟弘出场

变装转载 女装子 2377浏览 0评论

当这个男子在舞台上朱唇轻启,水袖舞动莲步轻移时,世间绝色佳人也都黯然失色了。他声音清亮婉转地吟唱着昆曲《牡丹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台下掌声雷动。

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杯影中我发髻上的鲜花怒放而且摇曳。

我们交往比别的演员间多一些,这种投缘仿佛与生俱来,只是大家都没有勇气要对彼此了解得更多一点儿。我们往往一个在舞台上,一个在舞台下,眼神在迷离的空气里若有若无地交织,却又同时逃离。

我爱上了反串女人的男人.钟弘出场

2006年2月底,新年后是酒吧的淡季。突然有一天我一直等到演出结束,都没看见钟弘。打他的手机,关机。

蓦然觉得夜晚无比晦暗,喧嚣舞台不过是倾城后的废墟,嘈杂的人声全都远去,我的世界一片空寂。

3天后,我终于等来了钟弘。不知为什么,突然心头生起怨气,故意不理睬他。可是,我不会不听他的演出。

那天钟弘没有表演昆曲男旦。当然,他必须男扮女装,这是签有协议的,他在这一行里被称为“反串”。

钟弘戴着一个长发发套,身着缀满透明泪滴晶片的演出服,颔首颦眉却毫不矫揉造作,他身上有天然的阴柔之美,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忧伤气质。

他唱伊能静的《假面的告白》:“很多人都觉得我假,但是什么是真的呢?真的话那么容易说吗,真的心你又会关心吗?假的话比较不伤人吧,假的心比较容易被接受吧。如果我的人让你觉得有太多戏分,是我的演技不够精纯……”

莫名地,我泪如雨下。

钟弘下台后,走到我对面坐下。我叹了口气说:“我以为你走了。”他回答:“我只是重感冒,躺了3天。”我有些生气:“那为什么关手机?”钟弘迟疑了一会儿才说:“怕你打电话,也怕你不打电话。”这话莫名其妙,但我能懂。

我没有发现,胡坚就在我们身后不远处。

3月3日是个周末,我走下舞台才发现胡坚和一帮朋友居然来了“绝色”。他有些夸张地与我打招呼,犹豫片刻,还是过去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钟弘下来后,胡坚略带挑衅地喊他的名字:“钟弘,我和萧榕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你不想加入我们吗?”

隔了几张桌子的灯光迷离与杯盏狼藉,但我知道钟弘很深很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施施然走了过来。

胡坚止住喧闹:“换个游戏吧,咱们玩‘真心话与大冒险’怎么样?”这是当下最流行的酒吧游戏了,“真心话”指如实回答隐私提问,“大冒险”则要完成其他人提出的任何要求。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爱上了反串女人的男人-2.钟弘出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