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CD老师(第十四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牵手

变装小说 女装子 5107浏览 0评论

CD变装老师,男扮女装反串美女图片

一直到七月,我都没有等到学校的任何反应,就像舒可泉从没到政教处去坦白过一样。但是换一个角度,学校从频繁调查到停止调查,可不可以看成是一个很大的反应呢?

还有一个可以称得上“反应”的行为,就是在一次校级大会上,政教处主任在发言中说,现在学校存在着捕风捉影,造谣生事的现象,而且这种现象在教师和学生中普遍存在,影响极坏,应该及时遏制。我想这应该就是在映射我和舒可泉的事。

七月初,期末考试再度席卷校园。在紧张的备考压力下,谣言几乎已经散尽。直到这时,我终于明白了,没有哪个谣言的生命力可以比时间还强,没有哪个人会把自己的时间全部浪费在议论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只要扛得住,不在乎,舆论根本不会打倒一个人,如果一个人最终倒下了,那他要么是被人杀了,要么就是被自己打败了。

考试前的一天,我在教学楼里碰到余兰。她还是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在一中虽官职并不显赫,却无人不晓,而且不好对付。因为前段时间的调查,我跟她打了不少交道。回想起那些既要毕恭毕敬,又要不卑不亢的经历,那些自己都觉得漂亮的针锋相对,我居然生出了几分难忘之情。

但我说过我一向与老师疏远,这次也不例外。本想问声“老师好”就过去,不想她竟出人意料地站住,和我说话。

“韩易,复习得怎么样了?”

我一愣,不知一向被誉为冷血的她为何要关心我,只好含混地说了一句:“差不多了。”

“好,”她又说,“好好复习,别受什么影响,考出个好成绩就是证明自己最好的方法。”

一时间我有点惊讶的说不出来话了,好不容易才嗑嗑巴巴地说:“是,我知道,谢谢老师。”说完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考试之前我没有再过多地去分析余兰的话,我想反正又不是什么坏话,消化吸收就得了。接下来我平静地走进考场,就像我这两个月不是生活在舆论攻击中而是最好的学习环境中一样,我发现这次几乎所有的卷子都答得得心应手,包括梁小萌监堂的科目。我甚至从容到从考场上抽出一点时间来观察梁小萌,看她是不是对我耿耿于怀吹毛求疵。事实证明是我小心眼了,她就像所有监考老师一样百无聊赖地环视整个考场,压根就没多看我一眼。

考完最后一门,学校的房顶几乎要被掀开了,高一学生迎来了高中的第一个暑假。大家互道再见,纷纷撤离学校,人欢马叫,冲上大街。

我没有那么多的兴致也没有那么多的银子,所以我没有去逛那人满为患的街。其实我一向是个不爱逛街的女孩,我宁愿回家看书。

大约是新闻联播结束的时候,天色渐暗,电话铃响了起来。

“你好,找谁?”

“韩易,是我。”我心中一动,是舒可泉。

“哦,有事吗?”

“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你能不能下来一下。”

“现在吗?”

“对。”

“……好吧,你等着。”

我跟妈妈说有同学找我出去玩,刚考完试,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妈妈只是嘱咐我早点回来。

我家住七楼,我光是下楼就下了半天,一边下还一边想,舒可泉这么兴师动众跑到我家楼下,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我急匆匆地推开防盗门,一眼就看到舒可泉站在院中,笑着看着我。此时太阳已经没入了地平线,只剩下天际那通红的余辉,可是当我看到舒可泉温暖的笑容,我还以为我看到明天的太阳提前升了起来。

“说吧,什么事?”我朝他走过去。

“咱们边走边说吧。”他说着,便拉起我走出了院子。

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我几次问他到底要说什么,他都不回答,只是执拗地拉着我的手。记忆中,这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牵手。在此之前,我曾无数次地幻想过,那个第一个牵我的手的男人,应该是怎样的一个人。虽然我不能想出“他”的任何具体特征,但我清楚地知道,他一定是我的恋人。然而,事实与想象总是存在偏差,现在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和我牵着手的是个怎样的人,却说什么也搞不清我们的关系。

老师?恋人?朋友?或者说是战友?好像都不恰当。唯一恰当的是,他以一个非恋人的身份拉着我的手,而我却没有半点不适,似乎一切都是天然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CD老师(第十四章)-我和CD变装老师的牵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