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email protected]

异装男小说-22.深夜的冲动

变装小说 女装子 4021浏览

栗佳最近总是闹情绪。其中有燕琳的缘故。栗佳认为路朝西和燕琳的关系越发暧昧,在机关里经常出双入对——虽然路朝西是燕琳的下属,上下级因为工作关系走得很近并且经常一起为公事奔波原本正常,但在栗佳看来这关系还是过于亲密,特别是经常看到两人有说有笑,她心里的那些不便在公共场合表达的醋意便全都在和路朝西独处时化成了抱怨和愤怒。

异装男小说-22.深夜的冲动

几次三番过后,路朝西开始感到厌烦。他认为栗佳过于小家子气,特别是与工作上干练大气的燕琳相比。更不能让他忍受的是栗佳的嘴,她经常是怎么解气怎么说,加上她一直对燕琳有成见,所以在向路朝西抱怨时自然也专拣刻薄的甚至恶毒的话说,这让路朝西无法忍受。

路朝西的无法忍受是比较温和的,不需摔杯子砸门板,只是躲到一边闷头不语;栗佳对于这种冷处理是更不能忍受的,她认为这是路朝西对她的不尊重,甚至是对燕琳这个在他心目中应该比自己位置低很多的女人的袒护,所以她的愤怒有时更加歇斯底里。

渐渐地,那个曾经在路朝西心中如同能够扫除一切阴霾的阳光般的栗佳,变得如同泼妇一般不可理喻。所幸两人还没有同居。路朝西和栗佳的关系公开后,毕竟还要考虑机关里人多嘴杂,除了偶尔在路朝西的出租屋里做顿饭、缠绵一番外,大部分时间都是路朝西睡自己的出租屋、栗佳回自己的宿舍。

以前两人出现矛盾,路朝西往往成宿地给栗佳发短信,实在不行还得腆着脸到机关宿舍门口去堵她、求她;现在再生气,路朝西倒是乐得各睡各的,想**欲望时还不必非要按照栗佳的要求先伺候好了她才能在她如同应付的抚慰下自娱自乐,只需锁上房门、关掉手机,把藏在箱子里的OL职业套装、内衣裤袜和高跟鞋穿戴整齐便能驭马寻欢了。

而且,和燕琳的交流也可以毫无顾忌。这段时间燕琳越来越把路朝西当做知心人,几乎每晚都和他联系,只是打电话改成了发短信,神志不清的醉话变成了多愁善感的文字,两人经常能交流到半夜;即便是晚上有过交流,第二天上班也免不了在工作之余网聊片刻。

两人的心思越来越不在工作上。所幸这段时间工作不忙,因此也没耽误什么事。只是路朝西和栗佳越来越隔心。这天晚上,路朝西和栗佳又因为点小事生气了。

无非是吃饭时说到未来结婚时路家该出多少聘礼,路朝西觉得她要的多,而栗佳的据理力争又过于生硬,导致路朝西脸上挂不住,拂袖离去。回到宿舍,路朝西仍觉得心中郁结,自然想到和燕琳交流。可燕琳又出去喝酒了,短信半天不回,打电话里面又闹吵吵的,路朝西更加郁闷,于是放弃和燕琳联系,约大壮出去喝酒。

两人在烧烤摊上各喝了两瓶啤酒后,燕琳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喝多了,过来接我好吗?路朝西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燕琳会有这样的要求。有那么一瞬间他犹疑了一下,似乎想判断一下去不去究竟哪个更合适,支吾了一会之后,燕琳似乎很不满意地挂了电话。

按说不去也无所谓,毕竟只是同事,大不了燕琳再找别人去接她,何况她还有老公可用,但路朝西却坐不住了,反而惦记上了这个事,大壮几次举酒碰杯他都略显反应迟钝。又挣扎了一会,路朝西终于放弃稳坐烧烤摊,对大壮说:对不住,单位有点事,先走了。

真没劲。大壮自顾往嘴里塞肉串,头也没抬。路朝西过意不去,先去结了账,然后打了个车,直奔燕琳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个歌厅。路朝西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当然不是巴结领导,或许只是因为平时相谈甚欢,他把这当做不可推脱的朋友之请吧。

或许还有其他,但他自己不清楚。总之,若干时间后,他会后悔这一晚的冲动。到歌厅时,路朝西才发现并不如燕琳在电话里所讲那般脱身无术只盼有人来接,好借故离席——实际情况是,歌厅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燕琳,另一个是宣传部的一位科长,两人都喝了不少酒,正在飙歌,而且兴致甚浓。

见路朝西来,燕琳显得异常热情,连连拉他入座,介绍与那科长认识,然后频频劝酒,看路朝西和那科长推杯换盏,自己却只占着话筒,且歌且舞,像是给二人助兴。路朝西毕竟不善饮,不多时便一头混沌了。头脑天旋地转之际,他甚至有些后悔:这么能玩的女人,我管她干吗,让她玩去呗!那位科长的存在也让路朝西觉得不舒服。不仅因为路朝西要陪他喝酒,而且不能和燕琳如自己所期盼那般安安静静地说会话,有时候燕琳还坐过来和他勾肩搭背,相谈甚欢。

燕琳仿佛能看穿路朝西的心思。她放了首摇滚,建议大家一起跳舞。正在路朝西望着手舞足蹈高声尖叫几乎疯狂的燕琳无所适从时,她竟走过来强拉路朝西加入。路朝西才站起身,燕琳便扑到了他身上,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路朝西被燕琳身上的香气、汗气、酒气瞬间缠绕,他脑子乱了。

直到凌晨,燕琳才作别那科长,声称有路朝西送她回家。可实际情况时,她带路朝西上了她的车。你这是酒驾啊,路朝西说。怕什么,没事,我带你去个地方。燕琳满不在乎地说。你不回家?路朝西疑惑。

燕琳含笑不语,把车开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市区边上的一座桥边。桥下是湖,水平如镜,月影如画。燕琳拉路朝西下车,说,我和前男友分手那晚,自己在这湖边坐了一夜。路朝西想宽慰她几句,燕琳却突然冒出一句:我要是跳到湖里,一定活不成;你和我一起跳吧,我们一起死。

路朝西不解,燕琳忽然搂着他失声痛哭。路朝西无奈,只好轻拍着燕琳的后背,劝她忘记痛苦。阵阵冷风吹来,路朝西怕只穿着吊带背心的燕琳着凉,便劝她有话上车说;燕琳执意不肯,于是路朝西来了狠劲,一把将燕琳抱起,径直走向车门。

进了车的燕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搂着路朝西吻了他一下。路朝西抱燕琳进的是后座,他想让她躺着,自己再去开车送她回家。可燕琳拽着他不让走,还躺在了他的大腿上。路朝西对燕琳的举动很惊讶,但他仍认为这是酒后失态,也不愿计较。

眼看着燕琳终于安静,昏昏沉沉地睡去,他自己也渐渐发昏,打起了呼噜。路朝西醒来时已是凌晨三点,燕琳也刚好醒来。她没有坐起身,而是伸手揽低路朝西的脖子,又是一吻。我喜欢你。燕琳说。路朝西觉得耳根发出嗡嗡的响声。我喜欢你。

燕琳又说,然后干脆把嘴唇贴到了路朝西的嘴唇上。路朝西终于把持不住,回以更加激烈的亲吻。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异装男小说-22.深夜的冲动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