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异装男小说-23.上瘾的开始

变装小说 女装子 5047浏览

路朝西的冲动在持续升温的亲吻中不断**。黑暗的车厢里,他只能依稀辨别燕琳的眉眼和她微微上扬的嘴角,呼吸着酒精和香水混合的气味。朦胧的感觉进一步壮了他的胆子,他的手不再甘于仅仅是搂着燕琳。

异装男小说-23.上瘾的开始

他掀起了燕琳的吊带背心,把手探了进去。触碰到燕琳身上肌肤的瞬间,路朝西听到了自己心尖的颤抖声。路朝西摸索着**燕琳后背的搭钩时,燕琳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车内逐渐闷热,路朝西脱了衬衫。他看着衣衫不整的燕琳,觉着别扭——那些衣服皱皱地堆在一起,想来还不如脱净了舒服。燕琳还在拿捏着路朝西胯下的野马,她能感到这匹马心中的憋闷,于是问路朝西:想要吗?想要我就给你。路朝西眼里闪着异样的幽光,吞了一大口口水。

路朝西瞬时便闻到了一股充满诱惑力的甜腥味。路朝西偏过头,收回了已经捏住燕琳内裤边缘的那只手:不安全。那我就给你生个孩子。燕琳此时应该早已醒了酒,但她的话仍然让路朝西觉得疯狂。

路朝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离开燕琳的纠缠,靠在了后座的另一侧。燕琳没有强求,只是转过头来再次躺在了他的大腿上。为什么?路朝西问。显然他不是要问燕琳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

燕琳确实和他有默契。她说这原因很复杂,导致今晚这一切的发生虽然看似冲动,却也是日积月累的结果。路朝西对栗佳的体贴之处,一直让燕琳欣赏,逐渐发展为羡慕、嫉妒;路朝西和燕琳之间的默契感,起先她看作是工作搭档之间的无缝衔接,后来又看作是知音之间的心有灵犀,最后看作是情人之间的心心相印。

路朝西浪漫,而且有责任感,这比她自己的老公要强得多。随着和路朝西的接触,燕琳竟觉得路朝西有很多地方像极了自己的前男友——这当然不是要把路朝西当做前男友的替代品,她坚信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怜爱,不忍看一个视爱胜命的女人就这样毁在之前的那段感情和目前这并不幸福的婚姻中,而开恩赏给她新一段更好的爱情。

我原本只想把这感情放在心里,因为虽然渴望,却不能不有所顾忌,燕琳温柔地看着路朝西说,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你也对我有好感,你对我的包容和照顾在我看来早就超出了一般朋友,所以今晚——应该说昨晚了,我就是想试试你,大不了你就把我看成个耍酒疯的不要脸的女人——不过我对自己的感觉还是有信心的。

说着,燕琳挺起身,又是一吻。路朝西满心澎湃,燕琳的话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认同感和成就感。似乎在燕琳眼里,他是最优秀的男人,以至于甘愿对他投怀送抱甚至献身给他。然而自己还有栗佳这个女友的事实毕竟无法回避。

路朝西在抱燕琳上车那一瞬间也曾闪过此举似有不妥的念头,但他说服自己这顶多算是精神上溜了点号,身体上还是忠于栗佳的。然而他终究没能抵挡住燕琳的诱惑,虽然没有更深入的接触,但毕竟有了肌肤上的亲近和肢体上的纠缠,怎么说也难以再问心无愧地面对栗佳了。

他不免心烦意乱,然而看着燕琳那张因为光亮昏暗而并不清晰的笑脸,他索性横下心来,只当这是一场梦——一场暂时还不想醒来的美梦。两人安静地靠着,不知不觉又打了个盹。再次醒来时,燕琳看着赤着上身坐在一边的路朝西心有不忍,于是拉他和自己一起躺着。

后座不能放倒,两人虽然是侧着身面对面躺着,依然很挤。燕琳怕路朝西滚下去,于是仍用手搂着他,嘴唇也就不由自主地再次往上凑。路朝西前番意犹未尽,这次便迎合得更加激烈。他贪婪地揉捏着燕琳的身体,嘴巴从燕琳的脸、嘴到颈,再到胸,吻了个遍。只是两人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

天色渐渐发亮,路朝西莫名生出要被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的罪恶感和羞耻感,急着回去。燕琳本还想多和他独处一会,但看他一脸焦急,便略有不舍地起身穿衣,开车送他到了离出租屋不远的地方,然后回了自己的家。

燕琳的老公早已习惯妻子的夜不归宿——以前燕琳经常因为加班或是应酬熬到深夜,声称怕影响老人休息,便在外凑合一宿,所以自然见怪不怪——只是这天的燕琳稍稍有点反常,回家后才进洗手间,还没听见水龙头出水声便闪进了卧室,大被蒙头,不言不语。

老公也刚睡醒,还没来得及在被窝里穿上为了满足完美睡眠需求而脱下的裤头,便见妻子如此,不免心生疑窦。老公问她,不舒服么?燕琳在被子里拼命地摇头,声音却又如往常一样让他安心:没事,喝多了,躺一会,你先吃饭吧。于是燕琳的老公一如既往地放宽心,吃饭、上班。

燕琳一直等到公婆收拾好碗筷出去遛弯才爬出被窝。她要证实刚回家时在卫生间镜子上看到的那一幕。千真万确,燕琳的脖子上留下一块清晰的紫红色的痕印。路朝西当然是那个唯一要为这痕印负责的人。

与此同时,路朝西正在办公桌前发呆。看他那乱糟糟的头发、皱巴巴的衬衫和满眼的血丝,大家都能猜到他昨晚一定没少喝,但又决想不到他会和一个女人——一个并非他女友的女人、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在外面缠绵了一夜,而且这女人还是他的领导。这也是让路朝西觉得不可思议却又无比兴奋之处。他当然和女人亲热过,夏生也好,栗佳也好,都是完完整整的女人,五官清楚,四肢健全。燕琳的身体自然并无格外特殊之处,但她有着绝不同于路朝西此前所亲近过的那些女人的地方,那就是她的身份。

燕琳是有夫之妇,又是路朝西的领导,这些本该让路朝西心中难安的事实,此时却让他兴奋无比,念念难忘,甚至想找个人分享一下他这一晚无比离奇又无比光荣的经历。当燕琳打来电话嗔怪他的疏忽大意时,路朝西居然并不觉得那处短时间无法消除的吻痕会成为自己的罪证,反而美滋滋地觉得那是值得一个男人自豪和夸耀的印章。那种心理虽然并不清晰,但大概也可以这样理解吧:看,我在别人的老婆的脖子上留下了吻痕!我在我领导的脖子上留下了吻痕!而且是她自愿的!是她先主动的!这一整天路朝西都沉浸在这自豪感中。

同时,那天因为缺乏必要的安全措施而未能实施的事宜,也从此成为他的心事,就像上了瘾一样。他明知道单是那晚的行为就已经是不可辨驳的出轨,但他仍然蠢蠢欲动。接下来几天,和栗佳接触时的路朝西显得格外乖巧。虽然他因那吻痕的事略有后怕,当天回到出租屋反复检查自己的身体上是否留下了证据;衣裤上的每根毛发都挑了个干净,然后用了往常双倍的洗衣粉,反复揉搓、洗涤,但他仍忍不住去观察栗佳、试探栗佳,试图寻找一些迹象,证明她对自己和燕琳的事情确实不知道、完全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栗佳的确不知道——至少是暂时不知道。于是路朝西把更多心思放在了那件让自己日思夜想的事上。他没想过这件事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和那些对烟赌毒无法自拔的瘾君子一样。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异装男小说-23.上瘾的开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