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1455424124@qq.com

异装男小说-24.蛇毒的蔓延

变装小说 女装子 3815浏览

栗佳的爷爷病重,无奈请假回了老家。送她上车的时候,路朝西心里早已沸腾开来。回到单位,他在QQ上主动约了燕琳,但燕琳说晚上有事。他不免有些懊恼,刚刚去超市买的安全套似乎今天也派不上用场,沮丧了一整天后,他径直回了出租屋。

异装男小说-24.蛇毒的蔓延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燕琳的电话忽然打来,听声音又是喝了不少酒,只说要路朝西出来陪她坐坐。路朝西把这看成是燕琳默许的信号,加上燕琳喝了酒,他认为今晚必定更加顺当更加畅快。燕琳在一间麦当劳餐厅等他。路朝西进去的时候,燕琳自己已经喝了两杯可乐。

麦当劳里人声鼎沸,路朝西觉得坐在那里和把自己扒光了晾着差不多,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极其不自在,心里便有些怨忿,暗暗埋怨燕琳安排地方不长脑子,明摆着让自己办不成事,白白出丑。

燕琳早已醉得一塌糊涂,头不抬眼不睁,只是嘴里哼哼唧唧,还真把路朝西当成了不必掩饰的情人那样明目张胆地撒娇。这要是如那晚般猫在车里,路朝西自然会施以爱抚,可是这大庭广众下,连灯泡瓦数都明显高于一般场合,就算是名正言顺的情侣尚有所顾忌,何况他俩?再者既然有意共求鱼水之欢,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想到这里,路朝西竟有些懊恼了。

燕琳伸手去摸路朝西的手,路朝西惊得一缩,差点碰翻了可乐杯。这样的举动也让燕琳不悦,她刚刚觉得自己在路朝西这里寻得了几分温存,不想他竟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嫌恶之态,借着酒劲,心里顿时生了怨气。原本她就醉得头昏脑涨,加上有了怨气,身上立刻感到不舒服起来。

那被高跟鱼嘴凉鞋禁锢了一天的双脚此时胀痛异常,于是她蹬掉了鞋,把一双光脚交叉着伸到了地板上放松。路朝西随着她的动作一看,登时做什么事的心情都没了。在他心目中,女人的身体都是美好的,即便是那被包裹得最严实最容易沾染藏臭的脚。

他认为女人的脚应该修长匀称、白嫩光滑,最美的时候莫过于是裹着肉色丝袜套在白色高跟鞋里的时候,拿出来也该稳稳当当,让人忍不住想握在手里把玩一番。可眼前燕琳的这双脚,又肥又厚,既粗且大,被凉鞋挤出了一道道粉红色的凹痕,还占了几处泥污,打眼一瞅就觉得全是汗味。

那晚在车里没有灯光,自然也没发现燕琳的脚如此这般——莫说欣赏,就算是此时再回到车里,燕琳再风情万种地**了衣服扑上来,只怕他也提不起半点兴致了。路朝西开始心有不耐,他劝燕琳早点回家。

燕琳刚才借着酒劲撒娇,只是希望和路朝西更像一对恋人,当然不是存心惹他生厌;虽然嘴上不明说,心里也是希望和路朝西出去真真切切地快活一番的。所以当路朝西催她回家时,她略有错愕,继而更加恼火。

几番催促后,燕琳终于走出了餐厅,却并不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专挑小胡同钻。路朝西心有不安,可又怕被熟人看见,只好远远地瞧着。直到瞧不见,他才给燕琳打了个电话:别闹,早点回家。不用你管!燕琳没好气地挂了电话。路朝西不知道燕琳要去哪儿,但此时街上人还很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这样想着,他又在原地站着等了一会儿后,便回了出租屋。大壮还没有回去。路朝西百无聊赖,草草冲了个澡,心情稍有缓和。躺在床上晾干身上湿气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去**自己的肌肤——老实说,路朝西身上的皮肤似乎比女人的还要白嫩——不多时,他便来了兴致。

于是他锁好房门,拉上窗帘,翻出了**和内裤穿上,然后是连裤袜、衬衫、套裙和高跟鞋。就在他站在镜前端详自己的时候,一条短信的铃声打扰了他的私密时间——是燕琳,话很短:我恨你!你会后悔的!呵呵,小女人气急败坏了。

路朝西想,她能怎么样呢,想想那晚,她就像个苛求帝王雨露恩泽的弃妃一样,无比殷勤,现在还想充领导么?一时间征服感和被征服感叠加,路朝西很快边让自己进入了角色。衣裙褪尽,内衣轻解,随着丝袜和内裤被褪到脚踝,那匹终于不受束缚的野马没费他多少力气便再次吐尽云雾。

第二天再见燕琳时,她并没显得有多生气,只是故作姿态,对路朝西爱答不理。前晚自娱自乐玩得尽兴,路朝西自然也就忘记了燕琳那双脏脚和大庭广众之下的尴尬,嬉皮笑脸地在网上哄着这位于自己已经多了层关系的领导。

他似乎天生就有哄女人开心的才能,没几个会合燕琳便端不住了。什么让我后悔?路朝西问。燕琳未作答。路朝西又问,燕琳发了个白眼:你猜。呵呵,不说算了。路朝西欲擒故纵。昨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居然那么扫兴,燕琳埋怨道,我在那个胡同里站了那么久,本以为你会放心不下,会来找我,没想到你居然一点也不在意我。

呵呵,路朝西说不好意思,街上人太多了,要是让她家人看见那还得了?这也是为她着想。得了吧,燕琳鄙夷道,你就是有那什么心没那什么胆,以后再没这机会了!路朝西不免遗憾,但又不能求着燕琳再给他一次机会,只好缄口不言。

见路朝西不出声,燕琳又觉得无聊,于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知道吗?我昨天特别想做那个事儿,给你你不要,我就只好给别人。以前我老公要的时候,我总是不愿意给他;昨天我一回家就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了,使劲做了一次。我当时心里想的全是对你的恨!就因为你不愿意要吗,我才和我不喜欢的人做了一次!这不是成心给人上眼药么,路朝西没注意到自己的脸色都变了,而燕琳却在旁边认认真真地端详着他的面部表情,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和我做,就非得和别人做,这是什么道理?路朝西心里窝火,他有种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睡过的感觉,全然忘了曾如瘾君子般盼着给别人带绿帽子的人正是他自己——虽然他的目的只是满足自己对燕琳身体的渴求而非要让她老公难堪,但他的的确确地忽视了燕琳有老公而且尚未解除婚姻关系这一事实。挫败感油然而生。

接下来的一天里,路朝西借着工作的机会,以旁人难以察觉的方式向燕琳表达着不满。燕琳心知肚明,但不和他计较,轻车熟路地耍着自己的手腕,让路朝西感受到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他仍能得到她的温存。

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傍晚,两人终于在一家快捷酒店的钟点房里完成了多日来的夙愿。只是路朝西表现不好,过于紧张,以至于那野马在刚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找不到目标和出路,几经周折找到了又难堪大任。

加上急躁和担心,他足足耗了一个小时才达到最刺激的顶点。路朝西刚刚吐了口气,燕琳的一句话又让他紧张了起来:我离了吧?路朝西没想过燕琳竟要离婚。两人第一次缠绵时,燕琳曾戏称等路朝西同栗佳结婚后和他玩出轨,看路朝西面露惊讶和犹疑,她又说愿意和他只做精神上的伴侣,像那种出格的事绝不会再有——事到如今,比那晚更出格的事现今也做了,而且燕琳做得很尽兴,似乎也正因为此才要给这偷情的行为正名。

路朝西的心智远不如燕琳成熟,他不仅不知道怎样选择才是正确的或是对自己更有利的,甚至连这方面的问题都没想过——否则也不会到今天这一步,仓促之间,他只能穿好衣服,慌忙逃走,几乎如同抱头鼠窜。

回到出租屋的他心里充满对栗佳的愧疚,燕琳的想法对他来说又过于沉重,他不想继续了。燕琳倒不是那种心术不正的女人,她的行为虽然疯狂,但她确实是对路朝西动了真心。既然自己喜欢的人要放弃,她也只好同意。于是在单位她开始刻意疏远路朝西,那种落差极其明显,让路朝西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还不如刚认识时亲近。

路朝西又开始患得患失。这就好比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来得太过容易,于是说放弃也容易,等真放弃了又开始留恋当初的美好;而这东西来得又太过突然,太超出他对现实的承受能力,所以他想留又不敢留。反反复复,让他痛苦不堪。燕琳曾说自己喜欢蛇,没有理由的喜欢。

路朝西现在觉得她就是蛇的化身,如同那条诱惑亚当夏娃吃禁果的蛇一样,引诱自己出了轨,睡了自己的领导,连带着给领导丈夫戴了绿帽子,深感罪恶却又欲罢不能。路朝西怀疑燕琳的嘴里有蛇毒一样的东西,随着吻进入体内,虽不致命,但却牢牢地攫住了他这个猎物。

蛇毒蔓延开来,他无力挣扎,只是一心索取更多的毒,让自己有更多的刺激和兴奋感。这大概也是所有中了毒而不知死、反而留恋毒物的生物临死前都会有的荒诞念头吧。所以尽管他几次下决心,到最后还是没和燕琳彻底断开。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异装男小说-24.蛇毒的蔓延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