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传奇故事(六)-有种爱叫东方不败(下)

变装小说 女装子 6677浏览 0评论

变装传奇故事,女装子男扮女装汉服美女

我随领班来到六号包厢,路上还不停叮嘱我要灵活点,手脚勤快点。我一一应承。一进门,一股酒气直往我鼻了里冲,我不禁掩住鼻子,但马上意识到这显是对客人不敬,赶紧放下手。包厢里灯光暗暗的,过了好一会我才适应过来,定睛一看,沙发上半躺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眼睛闭着,好像是睡着了,甚至还好像有微微的鼾声。

领班说:“他喝醉了,你给他弄点热毛巾擦擦脸,想办法让他醒过来。”说完她就回大堂了。

我看着那个醉得像一滩烂泥似的家伙,感到手足无措,不知该从哪儿下手,愣愣地站了好长时间,心想,这家伙也真是的,醉成这样还来歌舞厅,钱多了没处花?先前的那个小姐一定是看他醉得不省人事,想来没什么油水,所以弃他而去了。

十几分钟后,我慢慢回过神来,我是来工作的,总不能一直这样站着吧?

我找来热毛巾,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帮他擦干净脸上的汗和嘴边的呕吐物,他以乎有点知觉了,眼皮抬了抬,又闭上了。擦完了他的脸,我又找来工具把地上的呕吐物也清扫干净,从柜子里找出香水,对着包厢空气喷了几下,压压酒气。我以前从没干过这种事,但经过那么多的挫折,我已经学会懂得认真对待每一个机会,不管喜欢不喜欢。好在他迷迷糊糊,到使我没那么尷尬。

等到一切都收拾停当,大约用了近一个小时,他仍然没醒。我无聊地打开电视看了起来,电视里有个频道在放足球赛,我把电视机声音开的小小的,看了一会,但终是怕外面有人突然闯进来,我不好解释,于是换台看起了时装表演,这样比较符合我的身份。

直到半夜十二点多钟,他才醒转过来,晃了晃头,四下看了看,看见我坐在对面,问我:“我吐得很惨吧?”

我点了点头。

他又指了指桌子上的毛巾问:“是你帮我擦干净的?”

我又点了点头。

他抬腕看了看表:“啊,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跟着站起身,他从衣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叠百元大钞,递给我:“给你的。”我有点不太敢接,他看出我的犹豫,问:“你是刚来的?”

我还是点点头。

“拿着吧!”

我战惊惊地接过他递过来的钱。他又递过来一张信用卡,让我去柜台结账。

我拿起我的小包,把他给我的那一叠钱放了进去,走到柜台帮他刷了卡。

回头正好他走出包厢,我把账单交给他,并递还了他的卡,他对我说声谢谢,看也没看把账单和信用卡一起装进西服口袋,出门叫了辆出租车走了。

我也到柜台处领取了我的坐台费100元,回到楼上化妆间换回我原来的衣服,走出门,门前有几辆车来招揽生意,我想:这么晚了,我CD变装穿成这样别在路上遇上色狼,我到不是怕,不过如果露馅可不好玩。于是主坐上一辆TAXI,因为穷困,我还是第一次坐TAXI。司机问道:“小姐,去哪里?”我过了半天才反映过来他是那句“小姐”是叫我,于是告诉了他地址。车一会就到了,我让司机在距我家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下来,用柜台上刚给我的100元钱付了车资,接过找零,步行向出租屋走去。看看四周无人,我迅速地溜进房间。

进屋后我第一件事是打开手袋,点了点里面的钱:整整1000元!

啊!一晚上就挣一千元,而且是几乎什么事都没做!我来了三个多月还没挣那么多!怪不得有那么多女孩会到这里来讨生活,回去还能买起县政府大院。原来钱这么好挣!

那天晚上我是带着对男扮女装的一种成就感进入梦乡的……

第二天6:30我又来到歌舞厅上班,小可算是我唯一的熟人了,她好像有点感谢我昨天没和她抢生意,很愉快地向我传授一些经验:什么三接三不接啦、怎么对付发情的男人啦等等,这些都是我第一次听到,颇有些新鲜感,虽然对我不一定有用。

坐了一会,领班过来告诉我,我已经被人预订了,让我到六月号厢去等。

我又一次感到我成了只待宰的羔羊,居然是可以被人预订的。小可却面露羡慕之色,我告别了她走进六号,里面没人,我坐下边看电视边等。

大约是到了八点钟,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我猜的不错,就是咋天晚上的那人。

他坐了下来,我递上一杯饮料。

我们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我实在不知从何谈起。还是他打破了沉默:“他们说你是个大学生?”

我点点头,心想,一定是柜台上这样推销我的,所以也不便否认。

“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不能再不开口了:“还是不说了吧!免得玷圬了学校的名声。”我轻声回答,这是我的真心话。

他又问:“怎么想起干这行?”

我照实说:“到这儿好几个月了,找不到工作,没办法只好先来这儿干。”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估计是在想: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广州怎么可能找不到工作。……我是有苦难言,有时我照镜子时确实在想,如果我真是个女孩子,也许不会找不到工作的。

他也没接着往下问,就站起来邀我跳舞。

我当然不能拒绝,就站起来,他搂着我的腰跳起舞来。

好在我在学校就是舞林高手,不过那会是跳的男步,现在是女步,但这难不要我,只一小会就适应了。

“你的舞跳的很好。”他在我耳边说。

“我就是干这个的吗。”我有点得意地说,好在没忘记用女声。……我没吹牛,我想着我是艺术院校的科班出身。

几圈舞后,我们又开始唱歌,他先唱了一曲,又把话筒交给我,这有点犯难,我的嗓音应属女中音,可唱的歌曲不太多……我尽量选些风飞飞的老歌来唱,到也给演绎得有点那么回事。

唱了、跳了好一会,他又喝了几杯酒,大家都有点累,又坐下休息,我试着问他是干什么的,这一问使他打开了话匣子。也许是因为知道我是个大学生,距离近了些,使我知道了他许多事。

他姓杨,是五年前毕业于上海一个名牌高校的高材生,和我一样来广州寻求发展,一开始也是只做了一个低层的工作,自从结识了厦门×华公司懂事长的千斤后才时来运转,不久就做到部门经理,并和懂事长的千斤结了婚。现在×华公司让他负责整个广州分公司的业务,他也很有能力,使个广州分公司日益红火,年利润都有好几千万。

但最近似乎有点烦,一是他的老婆——也就是董事长千斤是个河东狮吼、醋坛子,对他的生活看管的特别紧,就在最近还开除了他的得力助手——女秘书美铃。另外,他没有明言,好像是他的公司有些麻烦。咋天喝得烂醉就是因为与老婆恶吵了一架才走进这里的。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传奇故事(六)-有种爱叫东方不败(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