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我的变装传奇故事(七)-我成了女朋友的妹妹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1216浏览 0评论

变装传奇故事,女装子男扮女装汉服美女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成了我的熟客,每星期都来几次,但一直很规矩,只是来唱歌、跳舞,好像是只要我服侍他点点烟、喝点酒,搂着我跳跳舞就满足了,不过搂我的时侯搂的比较紧,我的“双乳”几乎紧贴着他的胸口。有时从他眼里也会看出一种欲望,但从不强求。他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客人,从不毛手毛脚,小费给的也大方,一般都是500~1000元,十二点多就走人。

他与我有着共同的爱好——喜欢看外国电影,这可是我的强项,(别忘了我是编导专业毕业的),他常说他烦透了他的发妻,看起那些又臭又长的港台连续剧就浑身来劲,而他只中意那些外国电影中动人的爱情故事,有时还会带一些最新电影来与我共享,而我对于那些电影的精彩评论让他折服,也许这是我吸引他来的重要方面,他总是不失时机地夸我是个“才女”。

小莉在手术后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就出院回家休养了,不过她原来的单位也已经到闭,所以她也就失业了。虽然是个坏消息,但至少现在我是养家活口的人,这给我不时涌起的羞耻感带来些须安慰。她看到我男扮女装扮女人挣钱那么辛苦,提出是不是让他来歌舞厅替我的班,我严辞拒绝了,不要说她身体还没有全部康复,即使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我也绝对不会让她到这种地方来工作,那样我会感到更加屈辱。不过我与她说定在歌舞厅干两个月,有点钱就离开那里另想办法。

自从小莉出院后,我伪娘化妆的事就交给她了,到底是表演系的功底扎实,她的手法相当高明,也使我比自己拾缀漂亮多了。

小莉确实体贴,我有时回家得比较晚,很累,倒在床上就睡,当我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下面凉飕飕的,一看,是小莉把我下面的几条小内裤脱去了,还睡在一边扑哧哧地笑,说:“我可不想把它压坏了,我还指望它帮我们生个小小华哪!”我被她的话弄得兴奋起来,翻身压住她:“不,我要一个小小莉,我可不想他以后像我。”在她的身上,我加倍小必,轻柔地对待小莉,怕弄痛了她的伤口,小莉却不领情,笑着挪喩道:“你当女人久了,动作也像个女人啦?”我被她说得满面通红,她接着说:“不过……我喜欢。”

我在歌舞厅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说起歌舞厅,不用我多说你也该知道的,许多酸甜苦辣都尝过,也有不少尴尬时光。做得时间长了,一来二去,除了杨老板外,我也有了几个熟客。

一个常光顾我的是一个港商,五十多岁了,一副脑满肠肥的样子,他对我的许诺最多,也最诱人,一会说要帮我移居到香港去,一会又说帮我在深圳买套房子,我当然知道他的真正想法。但按小可地教导,如果他在我身上什么也得不到,他也会对我失去耐心,所以我也不时会给他些甜头。他常常要求我坐在他的腿上,用他那双肥手拍弄我的的大腿和臀部,还假装不经意地触弄我的“乳房”好在那位香港歌星的乳罩手感非常逼真,没给他摸出破绽,也许这也是我该付出的,不是说吗:没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吗?

他是我最烦的一个了,看在他出手确实大方的份上,我还只得忍耐,但我在心里骂死他个老色鬼。他经常提出些无理要求,好在小可当初教我的办法起了点作用,当他头脑发热时我就提出上厕所,晾他个二十分钟半小时,让他冷却下来。而且永远在包里带上卫生棉,不时拿出来亮亮。

还有一个常客是个当地的一个“处长”我一直不知他姓什么,他说话都很注意,决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处长”还是我从别人嘴里听来的,他光顾我的原因是他是个球迷,恰好我也是,我经常与他探讨中外各种各样的比赛,说得他一愣一愣的,直叹自己工作太忙,许多比赛都没时间看。他的另一个特点是不当堂付钱,总是签单,给的小费也不少,也是记在账上,但从不会超过一星期,就会有人把账结了,柜上把应得的小费转给我。

我在歌舞厅也渐渐出名,都知道花港歌舞厅有个漂亮的才女坐台,干了一个月后,我就已经不用在大堂等客了,有时预约晚了还排不上号。

一天傍晚,我化好妆穿了裙子准备去上班,一开门,恰好与准备敲门的房东大妈撞个满怀,我现出一脸尴尬,连忙把她让了进来,小莉见了,赶紧过来招呼,我退到一边,头脑中迅速地转着如何她搪塞过去。

房东大妈走进门,在小莉搬过来的椅子上坐下,眼睛却一直都没离开我。

她终于开口了:“你是……小……华?”

毕竟是见面太多了,虽然不太确定,但她还是认出了我,多半是因为她知道我们在广州几乎没有一个熟人,一般不会有其他人的。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小莉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直恨我没有预先想好相理由。

最后还是房东大妈开口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是个女的啊!”她的话令我大惊,原来我不用再解释了,可她接下来的话没让我背过气去。……她接着说:“怪不得你们刚住进来的时候我就有点怀疑,两个人都是白白净净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夫妻,到像是对姐妹,原来你真是女扮男装啊!”

“????”我听了他的话,真是有点悲从心来:我反而不像个男人了,成了个女扮男装者。小莉在一旁偷偷笑了一阵,看到我的吃惊样,赶紧过来解围:“对!对!对!我们是姐妹。”我也只好哼哼呵呵应付了事。

小莉又顺杆爬,接着解释:“我们在广州人生地不熟,两个女孩子在外面怕遇到色狼,于是就假扮夫妻,实在对不起大妈您。”

大妈回答道:“原来是这样啊……哪么你……是妹子吧?”她转向我问。

到了这种田地我还能说什么?我只好做一阵小莉的妹妹了:“是!是!是。”

“不过妹子,我们这段一直是治安模范区,你以后别再穿男人衣服了,这样被别人看到又要说三道四的,况且你又没胡子,扮得也不象。”大妈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我一时语塞,还是小莉解了围:“好的好的,以后让她不穿男装就是了。”

大妈接过小莉递过来的房租费走了出去。

小莉关上门,见我一脸苦相,对我说:“也好,你以后也不必再男装女装换来换去的了。”

这到好,我在歌舞厅扮女人伺候男人,在家还要当女人,而且是小莉的“妹子”!这叫什么事?不过从那一天起,我即使在家,也不得不穿着女装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的变装传奇故事(七)-我成了女朋友的妹妹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