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一次炼狱般的自缚经历-满足我受虐的欲望

捆绑变装 女装子 156598浏览

但紧缚型五花大绑名不虚传,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不一会工夫就浑身是汗,气喘吁吁。吊绑前,屋子里只开了一盏隔壁房间的台灯,屋里只有一点亮。我想找剪子,但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渐渐地,双手麻木了。由于用的是勒颈式五花大绑,呼吸也有点儿不自在了。高凳面积很小,站的太久了,身体开始打晃。我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失去这支撑。

一次炼狱般的自缚经历-满足我受虐的欲望

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十点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已是泪流满面了。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就是利用自己修长而柔软的手臂直接去够铁钩,把铁钩上的绳子摘下来,回到地面。于是我先喘息了一会儿,让自己恢复一下体力,然后掂起脚尖,努力去够铁钩。我抓住背后的棍状绳组,使劲儿摇晃,试图让它们脱离铁钩。

由于看不到,只能凭感觉。感觉好象还差一点,我决定往上蹦一下。连蹦两次,第二次碰到了一点点铁钩,好象是有点希望。第三次再使点劲,用力一跳,还是差一点,但下落时脚踩偏了,身子一下子歪斜了,高凳向左前方侧歪,我心想不好,赶紧脚下用力,控制住高凳,想站稳,但不知怎的,一滑,最恐怖的事发生了。高凳倒了。

我再次被吊在了半空,而这次已是全无依靠了。我失去了第二个安全点。我彻底放弃了松绑的努力,因为吊着松绑完成不可能。而且,我已经快没有体力了。我想呼救,但偏偏嘴又被堵着。

看来我唯一的希望就只能是等老公回来了,但他要五号才回来,上午、下午还是晚上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不知道我还将要吊多久。

墙上的钟正好指向十一点。勒颈式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呼吸也越来越困难。胃开始疼了,一种恶心的感觉频频袭来……

弥留之际,我努力看了一下时间,十七点五十五分。我努力在心里对自己说,你总共吊了二十二小时。永别了,老公。

老公终于回来了。十八点三十分,他进了家门。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不过他很冷静,解下了我,拨了120,把我送到了医院。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终于恢复过来了。

老公告诉我,我送到医院时很危险,大小便失禁,已经出现肾衰,心衰的症状,气道有异物,气管肿胀的厉害,差点就需要进行气管切开术了;因为有呕吐污秽物进入肺部,肺部出现了水肿;肩关节、肘关节,四个关节部位都发生了炎症,手腕由于长时间缺血,一直麻木,甚至开始的一段时间没有知觉。

不过还好,除了右肘关节外,其余的伤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老公说,其实我很走运。他早上返回前,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是想告诉我他们已经开始返程了。到达后,又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是想告诉我他们到了,想问我有什么安排。但我没有回音,老公认为我不在家,在外聚会呢,也没有多想,临时决定和一个伙伴去他家,晚上再联系我是否也过去聚。如果这真成了事实,我现在怕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了。老公临时决定先回家看看,再去赴约。于是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半年来我再没有玩自缚。我好象是失去了兴趣。就是游戏打过了通关一样,就不再想玩了。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我想,我可能应该有了一个绑缚游戏的伙伴了,就是我老公,他能接受我的这种爱好,并愿意为我服务,满足我受虐的欲望。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一次炼狱般的自缚经历-满足我受虐的欲望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1)

  1. 挺危险的!完全最重要!

    匿名2017-07-08 22:4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