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1455424124@qq.com

将你的长发盘起-60.我有两张芭蕾舞演出的票

将你的长发盘起 女装子 5425浏览

孙修远带着艾薇儿骑着破自行车出了燕园之后,又在马路上一路狂飙,连闯了几个红灯去了菜场去买菜。回去后孙修远自告奋勇的下厨为艾薇儿和努努做晚餐。

艾薇儿惊奇的问:“你个猴子也会做菜?”“切,别忘了我也是赤脚来北京北漂的,头两年混的不咋地时自己不做就只能吃方便面了。超哥你老人家就等好吧。”艾薇儿在孙修远屁股上重重地踹了一脚骂道:“滚蛋,当心本小姐今晚真的男儿本色大爆发爆了你的小菊花。”

孙修远提着菜刀转过身来说:“那为了我的贞操,只能先把你的蛋切了,待会儿我再多做个蛋花汤。”艾薇儿对着孙修远屁股又踹了一脚,对着她做了个鬼脸。转身进屋抱着努努上楼了。艾薇儿在卧室关好了门,又对着努努说着什么,只不过再无之前的愁苦。

等下楼后,努努破天荒的绕着孙修远的脚下直转悠,还不停的用头蹭着孙修远的脚。孙修远做完了饭,两人一边在桌子上吃着,艾薇儿一边夹菜到桌子底下的努努的狗盆中,让努努来评判孙修远的手艺如何。没想到努努这个狗东西今天大概是换了口味的缘故,竟然都吃的精光。

但两人刚吃了半个小时,孙修远的电话就响了。孙修远看了眼来电显示,又不由自主的看了艾薇儿一眼。上楼去书房接电话。艾薇儿心中起了股不详的预感,和艾薇儿心意相通的努努也感到了什么,顿时安静了下来。

孙修远自周一上了邱阳之后,就没主动联系过她。没想到邱阳没憋几天就自己主动联系自己。之前还装得像贞洁烈妇似的,真他&妈是个会装B的S货。

孙修远接起电话笑道:“宝贝想我了?”邱阳怒气勃发的说:“你再这个口气和我说话我就挂电话了。”“呵呵,火气这么大干嘛,多生气人老的快哦。”“少给我油腔滑调的,我有两张芭蕾舞演出的票,你现在有空的话过来陪我一起去看吧。”

孙修远一阵犹豫,他知道今晚出去后又是彻夜不归,不得不顾及起楼下艾薇儿的感受。说:“今天实在有点事情,要不改天吧?”

“什么改天,今天是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在北京最后一场演出。你不来就算了。”孙修远听此一阵皱眉,想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艾薇儿见到孙修远出了书房就进了卧室,再下来时已经换了衣服,还未等孙修远说话,艾薇儿就低着头小声问道:“今晚还回来吗?”

孙修远听此心中一震,只得笑着搂着艾薇儿说:“刚才是老武给我的电话,他现在在通州的一个会所和一群人应酬,让我去帮帮场子。要玩到很晚,还要喝酒,估计是今晚回不来了。但我争取明天早晨一早就赶回来,到时候再陪你和努努玩。”

艾薇儿只是黯然的“哦”了一声,便抱着努努上楼了。孙修远看着艾薇儿的样子,知道没瞒过这个看似疯疯癫癫、实则心思敏感的丫头,知道这样就不答应邱阳这个S货了。以后看来要在外面玩要尽量安排在白天了。

孙修远心中又自嘲道:“自己怎么变得儿女情长起来了,当初自己能这般收敛和顾及别人的感受,杨逸轩也不会离自己而去。”孙修远本想上去再安慰安慰艾薇儿,但一来自己上去也就说些陈腔滥调,二来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等回来后再好好的安慰安慰这个自己心爱的小家伙吧。

艾薇儿上了楼,听见楼下的关门声就默默的流起了眼泪。孙修远接电话很少回避自己,当着自己面接了好几个武涛的电话了。刚才他看见来电显示的神情绝不是武涛的来电。刚和孙修远浪漫完的艾薇儿又一次深刻的意识到孙修远不是王智勇。

他对自己也许很好、甚至还很在乎自己。但终究自己只是他花钱包养的情人。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和能力阻止他在外面花天酒地。艾薇儿想到这里,又翻出了当年给王智勇织的那条围脖。艾薇儿见此哭的更厉害了,当年的王智勇被自己看见和女生多说几句话,多Q聊上几次,都害怕自己发火。这种两人合二为一、只有彼此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孙修远直到午饭都没回来,不但没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估计是昨晚发情了一夜,现在正在昏睡。艾薇儿心凉透了,将努努寄养到了宠物之家,去了女仆咖啡馆。

 

方啸原原本答应邱阳过一个整周末的,没想到了周六下午接了个据说是他老婆的电话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邱阳一阵愠怒,本来方啸原答应过今晚陪她去看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演出的。邱阳生了一阵子闷气,又实在不愿意一个人独自去看,和浪费自己通过关系才弄到的贵宾席票。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孙修远。

不知道为何自周二和他分手后,自己每天都想着这个低俗的年轻草根。甚至在这段时间想他的时间远远的超过了方啸原。尤其是这个混蛋在那晚给自己的两个巴掌。方啸原虽然有SM癖好,但三年来除了绑绑自己从来没动过自己一根手指头。但这个混蛋和自己第一次就这么对自己,当时还把自己打昏过去了,邱阳想此便愤愤不平。

当孙修远的车来接邱阳时,邱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竟然还穿着一身休闲装来的。他恐怕是根本不知道看这种舞剧要着正装的。但现在离演出开始不足一个小时了,再去买衣服或者让他回家换衣服显然是来不及了。

邱阳只得生着气的上车将就着了。但刚坐到孙修远身边,邱阳就闻到了一身浓烈的汗味。原来孙修远今天和艾薇儿从踢球到骑自行车足足疯了一天,自然是出了一身的大汗。

邱阳再也按耐不住,叫道:“你怎么也不知道洗洗澡澡再出来?”孙修远斜眼看着邱阳说:“你半个小时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吃晚饭呢。我哪来的时间洗澡?”

邱阳一阵无语,心想自己周一是发什么神经了,竟然会和这个家伙上床。今天还找他来陪自己看这高雅的舞剧。而更让邱阳无语气愤的是,孙修远这个混蛋毫无艺术细胞。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将你的长发盘起-60.我有两张芭蕾舞演出的票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