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email protected]

正惠的故事

变装故事 女装子 15370浏览

我叫正惠,鏡子裡的那女人就是我,雖然明知那女人就是自己,可我依然我感覺到下體立刻得到了充血迅速的勃起了。我伸托起自己的乳房,那女人也同樣把手摸向自己的胸部,我又把手伸向襠部摸向我的襠部,在那裡曾經有一個男人的陽物,如今就那女人一樣,摸到的是一片平坦的襠部,在那裡只有一條縫隙。當我摸到縫隙中的時候,強烈的快感將我拉回了現實,陰蒂在縫隙中奮力擡頭,可它無論如何的努力,依然被包裹在縫隙裡,連個頭都沒露出來。 一切都是從
六年前開始的。六年前,我的父母由於交通事故雙雙喪生,我也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休學在家,我不得不寄宿在我姑姑家,跟我姑姑還有姑姑的女兒住在一起,我的人生不久後進入轉折點。 有一天,表姐將我叫到她的臥室,將我褲子脫下,露出我的小雞雞。 「我……我可以摸摸看嗎」?表姐問道雖然很害羞,我還是答應了表姐。她蹲下來用手握住我的陰莖,然後做出一件我沒想到的事,她用她的小嘴含住我的龜頭開始吸吮,我從沒受過這麼大的刺激,開始呻吟了起來。表姐越吸越起勁,竟然把我整根雞雞都含在嘴裡了! 隨著她的舌頭靈活的舔著我的雞雞,我的小雞雞越來越硬好像要爆炸一樣, 不一會兒我就射了出來,直接射到了表姐口中,她似乎嚇了一跳。 「你好壞喲」表姐放棄了含著我的雞雞說道。,又改為用舌頭舔,邊撫摸著我的雞雞,邊將手伸向自己的裙下。 「來吧小輝,姐姐讓你變成男人」。說著表姐就站了起來掀開自己的裙子,我是第一次見到女孩的下體,在姐姐的裙下沒有內褲,只有一條縫隙在襠部。雖然從小就知道女孩子沒有雞雞,不過我並沒有見到過女孩的下體是什麼樣子的。 表姐扶著我的雞雞坐了下去,我的雞雞進入了表姐的身體裡,那一瞬間,彷彿進入了天堂,靈魂都要被表姐吸過去了。我和表姐並沒有注意到姑姑回來了,當她開門看到我們倆的時候,我的雞雞正插在表姐的下體,嚇得我倆趕緊分開穿衣服。 穿好衣服後來到客廳,姑姑坐在沙發上,我和表姐都乖乖的站在姑姑面前。 「小輝,你怎麼能這麼對你姐姐,你讓她將來怎麼嫁人」姑姑憤怒的說道。 「姑姑我不是有意的」我小聲的回道 「不是有意的?那你有意的會是什麼樣,這事要是傳出去,你讓你表姐還怎麼在別人面前擡頭」姑姑的怒火更大了。 我也不敢吱聲就這麼站著聽姑姑對著我訓斥。什麼也不敢說,就那麼一直點頭回答。 「為了不讓你再犯錯,我決定對你採取一些手段,你倆都回去吧,明天再說」姑姑這才停止了對我的訓斥,看了下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小時,今天就這麼應付過去了,還不知道姑姑說。的是什麼手段。 第二天,姑姑給我了幾粒藥讓我吃下去,為了不讓姑姑再發脾氣,我一口就吃了下去。 「很好,只要你以後每天都吃下這些藥,我就不再追究你們的事」姑姑說道。 「好的,我保證每天都吃」為了應付過去,我趕緊答應了下來,殊不知這些藥將會改變我的一切。 姑姑每天都看著我把藥吃掉,我並不知道吃下的是什麼藥,這個藥吃下去什麼效果也沒有,我也就沒有在意,就這麼一直吃著藥。 一個月後的一天,表姐又將我叫到她的房間,將我褲子脫下,可是這次表姐無論怎麼撫摸,怎麼用嘴舔,小雞雞雖然迅速勃起,可是看起來依然軟**的,好像比之前還小了。 「怎麼不硬了」表姐說道。 「不知道,自從吃過那藥後,我的雞雞就變的越來越小」12歲的我並不知道這意味這什麼。 又過了一個月,情況不單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奇怪。我發現自己的胸部不單胸肌消失,而且更形成了兩個小小的肉團,用手撫摸的感覺十分柔軟,另外,不知是否錯覺,我 的腰部好像變細了,而屁股反而變的大了些。 還有一件使我疑惑更深的事情,就是當我照鏡子時,感到自己的樣子好像不同了,正確點說,就是我本來的方型臉變得圓潤,開始呈瓜子口面,而雙眼則好像大了,眼上的眼睫毛也長了。鼻子長高,嘴唇則紅潤和小巧了。 簡單說句,就是我的樣子「女性化」了!!!並且最近一段時間,蛋蛋總是有些難受,起初還好些,蛋蛋有些變小了,只是偶爾的疼痛,也不好意思和姑姑開口,直到蛋蛋縮到了身體裡,並且疼的渾身無力,我才不得不拜託姑姑帶我去醫院檢查。檢查完以後醫生讓我去外面稍等一會,他和我姑姑有話要說。 「這孩子的睪丸壞死了,必須要取出來,不然可能會癌變」醫生說道。 「那就取出來吧,不過不要告訴他」姑姑說道。 沒過一會醫生就將我叫了進去「做個小手術休息兩天就好了」醫生跟我說道。 躺在手術室的床上,醫生對我的下體打了一針後,並沒有什麼感覺。幾分鐘後,醫生拿針紮了紮下體。 「怎麼樣,有感覺沒」醫生問道。 「沒有感覺」我回答醫生。 「躺下吧,我要開始手術了」醫生說道。 躺在手術床上,看著屋頂,沒過幾分鐘,醫生就告訴我手術結束了。坐起來還能看見蛋蛋與大腿的邊緣貼著一個穿可貼。用手摸著蛋蛋依然沒有摸到蛋蛋,我還以為蛋蛋仍然是縮在身體裡,並不知道我已經永遠的失去了它。 「跟之前一樣嘛醫生,這樣就好了麼?」我跟醫生說道。 「現在麻藥還在起作用,麻藥作用過去了以後會疼一段時間,吃幾天止疼藥過後就沒事了」醫生跟我說。 「過幾天傷口好了,將創可貼揭下來就可以了。」醫生又說道。 回到家後,果然像醫生說的那樣,蛋蛋一直有種拉扯的感覺,疼了好多天才好了。手術過後姑姑也不限制我和我表姐在一起了,甚至還主動讓我倆在一起洗澡,表姐仍然沒事就玩弄我的小雞雞隻不過再也怎麼努力,始終是軟軟的。 不知不覺的過了兩個多月了,我仍然每天要吃姑姑給我的藥,我的胸部就像吹氣球一樣迅速鼓了起來,就表姐一樣,胸前鼓鼓的軟軟的感覺重心都變的向前了,表姐還找出一胸罩給我穿,穿上胸罩後那種下垂感立刻消失了,可是蛋蛋裡始終空蕩蕩的,蛋蛋的皮也不再皺巴巴的垂在下體,而是緊貼在襠部,小雞雞也小的只剩下個突起了,內褲也是表姐的,穿上內褲以後,我的下體就跟表姐一樣一片平坦,完全不像幾個月前那樣被雞雞撐起一個突起來。現在雖然雞雞小的只剩下個突起,不過我還是可以站著小便,除了這點,我已經完全變成了女孩子。 「小輝,你跟你姐姐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想你應該已經發現了你們的不同吧」姑姑跟我說道。 「是的,我可以站著尿尿,而姐姐必須要蹲著」我跟姑姑說。道。 「所以,我們得找醫生通過一個小小的手術改正過來」。姑姑說。 「要把小雞雞割掉,和姐姐一樣蹲著撒尿麼」我問道。 「是的,女孩子是沒有小雞雞的」姑姑說。 「我不是男孩子麼」我又問道。 「不不,你是女孩子,你看你的胸部,這這是女孩子才會擁有的」姑姑摸著我的胸部說道。 「手術過後,我的雞雞會變的和姐姐一樣變成一道縫隙麼?」 「是的,手術過後,你就會徹底變成女孩子」 「我還是喜歡站著尿尿,姐姐那樣蹲下尿尿好麻煩的」 「你可以穿裙子的,穿著裙子沒那麼麻煩的」 「我沒穿過裙子,穿裙子確實就不用脫褲子那麼麻煩了,那好吧」 就這樣,我同意了姑姑進行手術。這一次我躺上了手術床,將我又雙腿盡量分開後固定在床兩邊的架子上,這一次的手術時間很久,我一直是迷迷糊糊的躺著,手術結束後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我依然是雙腿被架在窗兩面的架子上,躺在床上一動不能動,在雙腿中間伸出一根管子,護士姐姐說這是導尿管,用管子尿尿的感覺好奇怪。尿液會直接順著管子流到床邊一個袋子裡,一直想要撒尿,卻什麼也尿不出來的感覺很是難受。都順著管子流了出去。 這一次,我足足躺了大半個月,才撤掉了下體的繃帶和導尿管,下體果然變的和姐姐一樣,雞雞完全消失了,張開雙腿就變的平平的什麼也沒有,夾起雙腿和姐姐一樣會有道縫隙,總覺得腿中間少點什麼。 我就這麼不知不覺的被變成了女孩。當我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為時已晚,只能以女性的身份繼續生活下去了。從此以後,只有正惠沒有正輝了,某種意義上來說,正輝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正惠的故事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