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伪娘成长记-姐姐的自尊和坚强成为我的女神

变装小说 女装子 9480浏览 0评论

CD变装小说图片,女装子反串伪娘

第二天,姐姐看我身上穿的外套也脏得不行,就叫我脱下来洗。忽然想起我只有这一套外衣,寒冬腊月的,要洗就先得给我买一套厚外套。看到姐姐迟疑的表情,我知道姐姐已经囊中羞涩了。我赶紧对姐姐说不用买没关系,我躺在被窝里不出门就是了。姐姐说哪有一天到晚躺在被窝里的,对身体也不好啊。然后姐姐用征询的口气对我说:要不暂时还穿姐姐的?我赶紧答应。

于是姐姐回宿舍收了一条低腰的紧身牛仔裤、一件连帽款的粉色收腰羽绒服和两双一黑一灰的加厚及膝棉袜,另外又拿了两条三角裤、一件吊带内衣和一条睡裙一并带来给我。

于是我脱下脏外套姐姐拿到卫生间帮我洗,我换上姐姐的羽绒衣、牛仔裤和厚长袜。那时姐姐身高165,我168,而且我本来长得清瘦,穿姐姐的衣服非常合身。连姐姐看我换上她的衣服都开玩笑说干脆以后不用给我买衣服了,我就捡她的衣服穿得了,即不浪费还省钱。

冬天衣服洗了很久不干,尤其厚外套,晾了几天也只干了外皮,里子还是润的。我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穿的全是姐姐的衣服,只好成天呆在出租屋里,做做功课(每天姐姐都会检查我的功课),看看电视。每天都盼着早中晚三次姐姐过来。

后来我的衣服干了,我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时才发现,习惯了女式衣服的柔软贴身之后,再穿上松松垮垮、质地粗糙的男装根本不习惯。于是我悄悄将我原来的内衣裤在床角上磨了几个洞,然后故意让姐姐看见那些破洞后就扔进了垃圾桶。姐姐还内疚地说等她有了钱马上给我买新的。我回答说不用,就穿姐姐的,反正穿里面没关系。说得姐姐好感动。其实她哪里知道我心里的小算盘。

就这样,我除了平时出门需要换上我唯一一套男式外套之外,平时在室内我就心安理得地穿着姐姐的衣服。以致于姐姐有时都会打趣我说:要是头发再长一点,我就是个标准的美女了。然后姐姐就开始半开玩笑地叫我“小妹”,叫着叫着叫顺了口,到现在她都还会脱口而出地叫我小妹。

没过多久,姐姐放寒假了。她的同学纷纷离校回家。没几天,学校里面就空了。姐姐联系的家教大部分都因为过春节不愿请家教,最后只有两家,都是半个月的,每天上门辅导2个小时,半个月500元,2个家教一共能挣1000块钱。好在这两家都是以前姐姐教过的,所以姐姐提出先付一半的要求别人竟答应了。

拿到500元钱,姐姐跟我核计了一下,无家可归的我们只有在省城过年了。学校放假,学校食堂也关门了,寒假一个月的时间光吃饭我们姐弟俩至少400块钱,下一个月的房租又得准备500元钱,姐姐还欠着同学400块钱没有还。

经此一算,姐姐刚拿到钱的好心情一下全没了。我赶紧宽慰姐姐说:要不我们把这里的出租屋退了,搬到你宿舍去住,不就省下好几百块房租钱了。没想到,姐姐却坚决不同意,说住到学校太丢人,让同学老师知道了会笑话她的,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她宿舍。我只好不提。后来我才知道,一向好强的姐姐不希望老师同学们知道她已经无家可归,不希望别人用可怜的目光看我们姐弟俩。上次向同学借钱都是姐姐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同宿舍最好的同学开口借的,只是说临时有急用而已,根本没有告诉她最好的那个同学真实情况。

现在想来,姐姐当时的要强或许在有些人眼里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姐姐的那种自尊和坚强让我明白,一个人不管有多难有多苦,都不能垮掉,一定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而不是靠向别人展示你的苦难,乞讨别人的同情。要真是那样,即使你不向别人伸手要钱,但在精神上你已经与乞丐无异了。

所以,姐姐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的女神,我由衷地敬她爱她,也习惯于依赖她依赖她。是她,在父母离开我之后给我撑起了一片精神的港湾,让我最终考上大学,有了一份好的职业,过上了不算富有却非常幸福的生活。

 

就这样,那个令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春节,就是我和姐姐在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里渡过的。

姐姐学校放假后,等到她们女生宿舍楼最后一批女生离校,姐姐就搬到了我住的出租屋里。上午她就去做家教,为了省钱,她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我就呆在屋里学习功课,到中午姐姐回来,把她在菜市上买的小菜就着电炉煮一锅,和着我先前煮好的米饭胡乱吃过,到下午姐姐又去另一家做家教。我算着时间热好饭菜,等姐姐回来,一起吃过晚饭,然后换上男式外套,跟姐姐到外面街上闲逛一圈再回来,姐姐辅导我做做功课,再看一会电视,就洗漱上床。我跟姐姐各睡一头。有时我耍赖要跟姐姐同睡一头,姐姐也只是嘴上嗔骂我两句,然后把我揽在她的臂弯里。

然而没过几天,令人难堪的事还是发生了。事情的起因是那天夜里我遗精了。记得我梦见我跟姐姐在一起疯闹,玩得好开心,然后我好想尿尿却又不想去,于是我抱着姐姐就感觉尿出来了……当我从睡梦中被姐姐叫醒时,发现我还紧抱着姐姐,同时感觉下面湿了一大片。

姐姐推开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灯掀开被子一看,不仅我的内裤和睡裙上湿了一大滩,连姐姐的睡裙上都湿了一块。姐姐生气地说:这么大了怎么还尿床。说着伸手摸到那滩粘乎乎的印渍,她突然变得有些表情怪异起来(后来我猜,毕竟姐姐已经快20岁了,在资讯如此丰富的网络时代她肯定猜到了我不是尿床而是遗精了)。

那晚以后的直接结果就是,姐姐再也不准我跟她一头睡。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伪娘成长记-姐姐的自尊和坚强成为我的女神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