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2561250612@qq.com

伪娘成长记-我男装下面的女式内衣变装

变装小说 女装子 21733浏览 0评论

CD变装小说图片,女装子反串伪娘

在我们那个年纪,姐弟俩同处一室,有些尴尬实难避免。但在现实的艰难面前,当这样的尴尬发生时,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装着视而不见,然后立即忘记。

姐姐在更多的时候扮演起了母亲、家长的角色,每天对我们的生活开销精打细算,督着我做功课,洗衣做饭,不停唠叨。好在我还算懂事,看见姐姐心情不好时总是变着法子把她逗笑,抢着干点洗衣洒扫的事情。

最难忘的是那年春节。我们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春晚,一边围在姐姐从宿舍拿来汤锅和电炉前,热气腾腾地吃着从菜市上买来的小菜。姐姐还特意买了一瓶可乐,我们以可乐当酒,伴着窗外此起彼伏、忽明忽暗的烟花,超无厘头地你一言我一句地畅想有了钱以后怎么用,越说越玄,然后自己都觉得太离谱,我和姐姐笑成一团。

春节一过,很快姐姐学校的人开始多起来,学生们陆续返校,姐姐的大二下学期就要开始了。开学前,我陪着姐姐到附近几个小学中学贴家教广告,姐姐也给以前做过的学生家长挨个打电话问需不需要家教,然后请他们帮忙推荐一下。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到姐姐开学后不久,就陆续接到好几个家教,姐姐统筹了一个,最后谈妥了3个,每周末上门辅导一次,时间是一学期,价钱高的一个1500,低的1200,算下来一学期能挣4000多。姐姐高兴地对我说,她在学校图书馆还兼了一个职,每个月有300块钱,我们再坚持一下,存够了钱就帮我联系学校。

开学后,姐姐就搬回了学校宿舍。生活又恢复到我刚来时的样子。每天姐姐早中晚过来一次,而周末姐姐就去做家教,半天一个,只剩下星期天下午可以轻松一下。那时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因为姐姐都会带着我到街上逛逛,或者到公园玩一玩。当然也有尴尬的时候,比如走热了,我也不肯敞开外套,姐姐没反应过来,问我都满头大汗了为什么不脱下外套。

话一出口才想起来我里面穿的是她的内衣,姐姐却满不在乎的说:那有啥关系,里面汗湿了不脱,会捂出病的!是身体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啊?何况你穿的是姐姐的衣服,又不是偷来的抢来的,姐姐我都不介意,管他别人怎么说!然后姐姐不由分说就帮我拉开外套的拉链,露出里面粉色的V领保暖内衣。看我害臊,姐姐又补了一句:不就是件衣服吗,又没偷又没抢,有啥不好意思的!只要姐姐不说什么,别人怎么说就当他们放屁哈!

正是姐姐的打气,让我克服了内心最初的心理障碍,使以后当别人发现我男装下面的女式内衣(比如夏天在我的衬衣下面隐隐现出里面吊带的轮廓,或者在袖口领口现出里面或粉或紫的内衣花边,以及在裤脚下露出细腻的肉色丝袜时),我都会气定神闲地安然处之,不以别人异样的眼光和窃窃私语为意。

冬去春来,天气渐暖,衣服越穿越薄,我的厚外套眼看穿不住了。到了星期天中午,姐姐家教回来就带着我去了省城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那里的服装又多又便宜,如果识货还能淘到性价比极高的好东东。结果转了半天,大获而归,给我买了一件薄夹克、一条休闲长裤、一双运动鞋。姐姐本来打算再给我买一件T恤,我坚决拒绝了。因为姐姐自己也看上了一件漂亮的泡泡袖衬衣,可钱已经不够两件都买了。我从姐姐眼中看见了她对那件衬衣的喜欢,在我的坚持下姐姐最终妥协了,总算给她自己也买了一件,没有空手而归。

现在想来真的很心酸。对于一个20岁的女孩子来说,漂亮衣服的杀伤力无穷大。而姐姐却宁肯让给我,最后在我的坚持之下才勉强妥协,这不是所有20来岁的女孩子做得到的。何况,在父母离婚之前,姐姐的衣服从来都是买的商场里面的品牌服装,一件至少两三百。在前后的巨大反差面前,姐姐却表现出了超出许多同龄女孩的坚强和成熟,令我时常庆幸我有这样一个好姐姐,否则我也许早就沦落到街头的混混或者成为执法机构的打击对象了。

姐姐真的很要强,从不肯在她同学面前提出我家的变故,包括她最好的同学。但是时间久了,还是被同宿舍的女生察觉到了。在她们的追问之下,姐姐才告诉了她们。

知道真相后她们你一百我两百地给姐姐钱,却被姐姐全部婉言拒绝了。有的还好心建议姐姐向学校申请特困补助,姐姐一听竟然跟人家急了,说我们姐弟俩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与施舍。话说得太重,当时差一点跟同宿舍那3个女生闹僵,不过那3个女孩也开始意识到,我姐姐虽然固执,却更值得尊重。因此她们不但答应为我家的变故保密,而且暗中帮助姐姐,比如多帮姐姐联系几个家教,或者轮流来辅导我学习什么的,姐姐心里明白她们的用意,却也不点破,只是时常告诉我以后有机会要报答她们。

就这样,随着她们三天两头来辅导我的功课,我渐渐跟姐姐同宿舍的那3个女孩熟悉起来。

她们第一次过来是在知道真相后的那个晚上,跟姐姐一道过来了。姐姐有些事蛮细心,有此事却也很大条。

那时我正斜躺在床上看电视,因为知道姐姐基本上这个时候会来,我也没锁门,隐约听到外面走廊上几个女孩的高跟鞋走路声,说笑声,也不以为意。然后姐姐领着她们直接推开门就鱼贯而入。我赶紧坐起来,就看见几张陌生的由笑容一下变成错愕表情的脸,然后场面凝固了好长一秒钟。我一下明白过来是什么原因了。

那时也就四月份,不冷也不热。我完全一身女装打扮:上身穿着姐姐那件粉色大V领的保暖内衣,里面打底的一件一字领吊带内衣正好在胸前V领中间横出一块白色蕾丝边,下面穿的是姐姐的一条深褐色天鹅绒加厚连裤袜(腿上勾了点丝,姐姐就给了我),外面套了一条低腰牛仔短裤。

不用说,虽然那时我已经穿姐姐的衣服习以为常(除了裙子和文胸,裙子只穿过睡裙),姐姐更是熟视无睹了。但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何况穿的还是那么贴身那么鲜艳的女式内衣,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伪娘成长记-我男装下面的女式内衣变装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