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1455424124@qq.com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2.她愿意和你回去么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女装子 3720浏览

天边传来阵阵轰鸣,是直升飞机的旋翼在卷动气流。

我抬头看天,发现天上远处有个黑影。

黑影越来越近,直升飞机引擎越来越响,长谷川打开门看,直升机俯冲低飞。

姨父脸带着黑墨镜,打开飞机一扇小门,大皮鞋伸到外面踩在起落架上,举起一个大喇叭喊:“长谷川一真!松浘人圣!大叔我来点名了!还不滚出来见我!”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2.她愿意和你回去么

松浘人圣呆若木鸡,长谷川直接抓我进屋。

拉门重新关好,松浘人圣一脸痴相,“那个大叔到底什么人,他有直升飞机?”

我走到窗前向外看,长谷川看我一眼,扬起下巴说:“飞机了不起么?我也可以租。”

姨父在我们头顶盘旋,一直喊:“松浘人圣!长谷川一真!”

长谷川家几个院子同时喧嚷起来,椿绯姐跑来问:“那飞机怎么回事?都把管区总局惊动了,打电话到咱们家问呢!”

长谷川冷笑跑到院子中间,指着地皮喊:“我在这呢朝本长庆!你下来抓我呀!有能耐你跳下来!”

姨父听不见他说什么,光是冷冷的一笑,然后敲了飞行员头盔一下,直升机就飞远了。

松浘挠头说:“他这是找停机坪去了,相信不久就会找上门来。”

老爹穿着深传统服饰,赤脚找来我们这屋,见到他的人纷纷避让行礼。

他面无表情走进屋,第一眼看向我,我平常心和他对视,他鹰眼眯起来瞄向长谷川,问:“就因为她?”

长谷川刚在外面喊了一顿,呼吸比较快,就没回答,老爹脸发黑,“那是她家长?”

长谷川敞开衬衫两颗扣子笑了笑,老爹气急败坏喊:“胡闹!”

长谷川来者不拒的态度,高姿态回答:“父亲大人,阿真从小没任性过一次,也没让您头疼,但我今天就一句话,今生今世,非她不娶。”

椿绯姐表情惊骇,松浘人圣双眼发直,老爹微微皱眉,长谷川90度鞠躬,郑重说:“求父亲成全!”

椿绯姐说:“我反对!父亲大人,咱们家……”

老爹冷笑打断她:“咱们家虽然算不上名门望族,不过厚着脸皮讨一门亲,相信还没人敢打这个脸,次郎既然心意已决,这件事老父我就帮你接了!来人!都动起来!开门迎客!”

老爹趾高气昂离开,长谷川保持鞠躬不动,我凑近问:“你刚才闹着玩的?”

他笑嘻嘻抬起头,皓齿星眸对着门外,“怎么,演技太浮夸让你见笑了?”

半小时后,姨父皮鞋墨镜一身黑,领着三个男的闯进长谷川家。

长谷川家所有男丁在前院中间一字排开,老爹设了一桌茶席坐在首位,长谷川和松浘一左一右站在老爹身后,我和椿绯姐坐在主屋室内,姨父看不见我,我能看到姨父,因为有个屏风隔断横在门口。

透过屏风半透明的材质,我看到姨父威风凛凛摘下墨镜,笑道:“早安长谷川老前辈,晚辈朝本长庆。”

姨父微微低头算作行礼,跟他一道来的三个西装男根本没动,这在日本礼节当中很不礼貌,姨父却不在意。

老爹背对我,笑着举手示意:“老夫知道朝本先生为了次郎的事而来,请坐。”

姨父收起墨镜,“免了老前辈,我是急脾气,一向快人快语,我家里的女孩子,被您家次郎拐走,我今天来,就是把她领回去,对于我的唐突和冒犯,稍后必有大礼送上,算是我给老前辈赔罪。”

老爹听后一阵沉默,长谷表情有些急,10秒钟过去,长谷川不停看老爹,老爹依然不说话,椿绯姐仔细打量姨父,媚笑点评,“好潇洒的男人,很不好惹呢。”

长谷川深深吸气打破僵局:“大叔,你说我拐走了你家孩子,行我承认,不过你总要说出我拐走的是谁?她姓甚名谁,难道你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就说她是你家孩子?”

长谷川这番话一针见血,我叫蓝纱,姨父并不知道,但他蛮可以直呼我大名,我本名是尹皓辰,但他没叫我大名,反而被长谷川问住了,这不合乎逻辑。

姨父盯着地面不吭声,老爹笑说:“是呀朝本先生,我觉得次郎说的有几分道理,你总该说出自己找谁对吗,实不相瞒,次郎生性**不羁,经常领着各种女孩子回家,要不我现在把那些女孩子统统叫来,让你认一认可好?”

姨父微微低头,突然翻起眼皮直视老爹,眼如两把寒冰利刃射在老爹脸上,冷笑撇嘴问:“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拆的你们这个破院子连瓦都不剩。”

老爹拍案而起!“放肆!朝本长庆你好大口气!我这个家是受保护的历史建筑,这里是京都!”

姨父默不作声掏出手机,长谷川走上前几步,“大叔,就算你真找到她,她愿意和你回去么?我当时在街上捡到她,她睡马路的,孤零零一个人睡马路。”

姨父太阳**跳了跳,盯着手机不动了,长谷川又说:“她连最基础的日语都不会讲,你却丢掉她,你怎么不给她一把刀让她直接去死,这更干脆。”

椿绯姐偷偷看我,我冷眼注视姨父。

一根手指,姨父举高一根手指。

我了解他脾气,一根手指代表一个小时,或者1分钟,这是最后通牒。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2.她愿意和你回去么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