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仙女楼变装倡导-CD变装只是一种爱好! 仙女楼变装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支持,欢迎姐妹们投稿—1455424124@qq.com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4.这个重逢有点痛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 女装子 4535浏览

回家呆了三天,我被禁足,除了他进屋和我聊几句,我走不出这个小房间,吃饭都在这,不过有件事我很高兴,暖馨快回来了,他说暖馨一直在国外治病,已经痊愈成为健康的孩子,样子也变了,从他形容暖馨时那种惊艳表情,我猜暖馨一定变漂亮了。

“你从哪看到她的,她回来了?”我急不可耐在床上问,他摇头,“视频通话见到的,你小姨说,她们两天以后回来,到时候可别把你吓着,反正我被暖馨吓够呛,这才快一年没见,暖馨就女大十八变了。”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4.这个重逢有点痛

两天后,我天没亮守在窗口,希望快点见到暖馨,姨父却带来一个噩耗,“很抱歉的通知你,你想见暖馨,估计还要等一周,她们行程该了,到夏威夷玩去了。”

夏威夷据说是很好玩的地方,我曾在电视上见过,不是一般人去的上的,暖馨从小没怎么出去玩,一定开心坏了,我替她高兴。

“她在电话里提过我么?”我问的很小心,姨父一脸尴尬,摇头:“没。”我再问:“以前几个月呢?她在电话里提过么?”他面部肌肉僵硬,“你这话问错人了,反正她马上回日本,你自己问她多好。”

十天后的早上,我睡梦中听到楼下很吵,有人笑着疯闹,小姨在下面笑喊:“你们两个小鬼闹够了!保罗你过来!帮忙把东西运楼上去,还有暖馨,过来换鞋!”

从床上一步跳去门口,我心急想开门,却打不开,门是锁的,我敲门喊姨父,一个脚步声从门口经过,他嘀咕,“这屋有人?怎么还有锁头?故意锁里面的?”

他说的外语,是外国人,我听不懂,这时另外一个笑声响起,她吐字清晰嗓音很美,笑盈盈问:“你愣什么呢?小姨让你运东西,你居然开小差,又找打了对么?”

“诶等等你先别打!这屋有人!”她们用外语交流,我手停在门上,笑着叫:“暖馨?是暖馨吗!”“听到没?他叫你名字,叫你馨。”

“呵呵,嗯,或许。”暖馨懒洋洋笑着,我更加肯定外面人是她不带错的,只是听不懂她说的外语,我就很急!

姨父快步走来说:“孩子们先下楼玩,去,都下楼。”暖馨和那个外国人离开,姨父打开门看我,我不管他,直接追暖馨。

追到楼梯口,暖馨正被一个金发男孩推着下楼,她背影梦幻,穿着雪白低胸连衣裙,胸前含苞待放的美景若隐若现,她们二人边走边笑,男孩两只宽厚的手,就搭在她白玉无瑕的香肩上面,我在上面看,月胧和小姨站在门口,月胧问:“那就是尹皓辰?我表哥?”

暖馨听后回头看我,她样子变了,变化很大,很迷人,眼神却十分陌生。

姨父一脸尴尬来到我身后,家里全体成员就到齐了,这就是我们全家人的首次碰面,属于我和月胧表妹第一次正式碰面,也是我和暖馨时隔一年的重逢。

而这个重逢,有点痛。

一个桌子吃午饭,暖馨和金发男孩坐一起,我在她俩对面。男孩是小姨一位美国闺蜜家孩子,叫保罗,和暖馨关系亲密极了,可以贴在暖馨耳边说悄悄话。小姨坐在餐桌主位,我挨着姨父,月胧坐在姨父另一边。

全体人员一起动筷,月胧一直冷笑,“表哥?呵呵,长相顶多算是三流货,居然有人肯花钱玩他,真不嫌恶心。”

暖馨吃着东西没抬头,保罗一脸殷勤给她夹菜,姨父冷眼看月胧,小姨叫我,“小辰,日语学的怎么样了?”

我无精打采用筷子慢慢搅拌米饭,姨父笑着夸我,“小辰日语基本上毕业了,目前正在强化阶段。”

小姨笑脸温柔,“哦?只是强化阶段么?如果真是这样,姨妈希望你更加用心去学,你看暖馨,她和你一样没上过学,可暖馨学的很快,日语英语手到擒来。”

保罗惊讶,问暖馨:“你和你哥没上过学?干嘛不上学?为什么不上?”暖馨筷子僵在菜上,我盯着饭碗用日语回答,“知道了小姨,我会用心学。”

小姨一愣,抄起筷子打到姨父头上,“你个死人胡说什么,小辰日语说的多棒!什么强化阶段,我看说的比你标准。”

姨父苦笑给我夹菜,月胧眼不善瞄着我。小姨笑说,“既然你日语毕业了,姨妈明天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如何。”

姨父放下筷子,“工什么作?他二十岁生日还早着呢,还是孩子,再说他从小就一直累死累活赚钱养家,让他好好歇一阶段不行?”

暖馨低头攥紧筷子,小手微微发抖。

“您能供暖馨上学么?”我抬头看小姨,她笑了,毕竟暖馨上学这件事是我俩当初定好的,她亲口承诺的,看来她没忘。

“小辰,姨妈答应你让暖馨上学,就一定会办到,我曾向你承诺一定攻克暖馨的病,结果呢?你还满意?”

她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暖馨拿起一杯果汁慢慢喝,小姨又说,“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么?乖孩子。”

我笑着摇头,小姨又说:“一会吃完饭你上楼收拾东西,我明早带你去工作的地方住,以后你在那边生活。”

姨父喊,“停!你到底给他介绍什么工作,难道继续让他卖笑陪客?你敢!”

转载请注明:仙女楼变装反串 » 我做女装子的那些年-24.这个重逢有点痛

表情